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新书更新通知
    新书更新通知

    1、

    拖了这么久,新书终于要开更了,九道对不起大家,心中愧疚啊。 上一本书,把萧棋和古秀连写走了,一直在情感上都有羁绊,放不开,过了一段时间才慢慢地好转过来,哎,忘不了啊忘不了,我的萧棋啊。

    不过,新的故事要开始了,九道一定全力以赴,写出更加好看的故事。

    咳咳新书要讲的是故事是个很神秘的故事。

    其中整个系列中最为神秘人物,也就是贯穿全系列中“影子”这个角色,将会全方位地展现出来,他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故事,到底经历过那些错综复杂的故事,都会一一展现出来。

    新书的大体故事,已经在我脑海之中形成了,虽然花了一些时间,还是希望朋友们继续支持我,拖了这么长时间,到现在才告诉大家新书真正开始更新,九道心中真是愧疚得很。

    呜呜,卖个萌,么么,不要怪我。

    后面我一定好好写故事啊。

    “影子”会以何种面目出现,大家稍稍期待一下吧。

    2、

    新书的主人公叫做萧寒,是继萧棋,萧关,萧宁之后第四个萧姓人,与萧棋到底有何种关联,是不是一脉相承的,都会在书中一一讲明的。

    新书讲的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反抗的故事,他拼力反抗自己的家庭,反抗人生的命运,与各种恶势力作斗争的故事。

    新的征程,请大家随九道一起开启啊。

    3、新书章节试读:

    家里养大的妹妹,是要给我续命的。

    我是无意中偷听爸妈的对话,才知道这件事情的。

    我自幼身体不太好,爸妈听了个迷信方子,抱养了一个妹妹,等妹妹长到一定年龄,就让我们成亲,把妹妹身上的寿命转到我的身上。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惊出一身冷汗,战栗不已。

    妹妹是爸妈冬天抱回来的,抱回来的时候,气息微弱,脸色异常地难看,养了多日才捡回了一条性命。

    可能是冬天抱回来的缘故,妹妹落下了病根子,每年到一定的时候,爸妈会熬制一种黑色的药汤,逼迫妹妹喝下去,这种药汤的气味十分难闻,但爸妈坚信可以救妹妹的性命。

    等妹妹长大一些之后,她只要看到黑色的药汤,就会大声地叫嚷着自己没有病,爸妈两人会合力强行灌下去。我则被赶出门外,任由妹妹凄厉的叫声,穿透阴森寒冷的夜晚。

    我年纪小,力气弱,没有办法帮妹妹,只能等在外面,期待妹妹身体早些好过来,成为健康的女孩子。

    到我十五岁的时候,妹妹的病情有所好转,不用再喝那种黑色的药汤,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我本以为妹妹的苦日子终于到头了,可就在这个时候,爸妈请来了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也就是这个老女人告诉爸妈药方子的。

    那女人来的时候,穿着一身黑布衣,脸上布满了奇怪的斑点,像是被什么虫子咬过一样,身上散着一股淡淡的臭气。

    这种臭气非常的难闻,我从来都没有闻到过。后来我才知道,这种臭气是死人身上的臭气。

    妹妹一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脸色顿时就白了,拼命地往外面跑去。只是刚跑出了十多米,就被爸妈追了回来,然后被锁在柴房里面,任凭她大声惨叫。

    我惊慌失措,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从爸妈与那女人的对话中,我知道那女人叫做麻老姑,自称是个赤脚医生,可以治疗各种疑难杂症,还会帮人叫魂。

    她之所以来到我家中,是来救我的性命,而救我命的药引子,则是爸妈养了十多年的妹妹。

    我心中气愤不已,冲上前和爸妈吵了起来,瞪大眼珠子看着麻老姑,大骂她是个老贼婆,是个大骗子。

    阿爸听到我骂那老女人,甚为恐慌,不由分说地一巴掌打了过来。

    我身子骨弱,挨了一巴掌跌坐在地上,嘴里咸咸的一嘴的鲜血,半天都站不起来。爸妈随即找了一根麻绳,将我五花大绑,丢在了一旁,任凭我叫唤,也不搭理我。

    那麻老姑远远地站在一旁,双眼阴测测地看着我,露出奇怪的笑容,十分地瘆人。看得我心头发慌,心不由地发颤,我叫唤声也渐渐地变小了。

    麻老姑随即回头对我爸妈说了几句话,爸妈唯唯诺诺,连连点头,开始张罗起来。

    阿妈翻箱倒柜,从柜子里找出红色的新郎新娘服,这些衣服阿妈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今日。阿爸则从外面买回了各种红布红线红纸,还准备了结婚才用的红烛。

    我不解地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到了晚上,东西都准备妥当。麻老姑忽然站了起来,装模作样地敲动了手指,推算了一下,才道:“今晚子时是个好时辰,让他们两兄妹拜堂成亲。”

    我这时才明白过来,这满屋的红纸红烛,是用来拜堂成亲的。

    而麻老姑的意思,是让我和我妹妹拜堂成亲。

    我隐隐之中,觉得这当中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我便大声地叫喊,兄妹成婚,有悖人伦,老天会惩罚你们的。

    麻老姑只是冷笑一声,道:“你妹妹能活下来,就是要给你续命的这便是她的命”

    我呆若木鸡,回想了很多事情,想起妹妹被逼着喝药汤的情形,看着她慢慢地长大,我要妹妹健康地活下去,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可眼前这一切,却无能为力。

    我越想越觉得可怕,没想到我妹妹如此可怜,会有这样凄惨的命运,一想到这里,我的泪水不由地流了下来。

    我双手被绳子绑着,根本没有办法带妹妹离开这里。

    距离半夜还有几个小时,我不断地哀求爸妈,他们心如铁石,都没有松口。

    麻老姑指使爸妈给我和妹妹换上了喜气的新郎新娘服,在客厅上点上了红烛。我与妹妹皆是反手绑住,再加上一天没有吃饭,气力微弱,根本没有力气挣脱。

    妹妹的脸上有泪痕,却没有再哭泣,表情异常地坚定,咬牙地叫道:“我若横死在这里,你们所有人都要陪我下地府”

    我心尖不由地一抖,没想到妹妹会说出这般的话。

    阿爸冲上去,一巴掌打在妹妹脸上,大声叫道,我们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你一点报恩之心都没有吗。

    妹妹恨恨地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唯有一滴泪水缓缓地流下来。

    麻老姑道:“你们出去吧。”

    爸妈不敢拂逆麻老姑的意愿,点头走了出去,守在门外。

    麻老姑把准备好的红线取了出来,一头缠在我手腕上,另外一头缠在妹妹的手腕上,似乎想用着红线缠住我与妹妹之间的生死。

    麻老姑用匕首割开妹妹的手腕,鲜血流入瓷碗里面,过了一刻钟,瓷碗装了一小碗的鲜血,妹妹的脸色也苍白了不少。

    麻老姑做完了这一切之后,额头上也多了不少的汗水。

    随即开始念叨起来,是一种我听不懂的咒语一样。我只觉得脑袋嗡嗡地作响,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整个人受到这种声音的蛊惑,眼睛变得红通通的。

    麻老姑端起瓷碗,走了过来,一把捏开我的嘴巴,准备把鲜血倒了进来。

    我极力扭动着脑袋,要抗拒这一切,但根本躲不过麻老姑。

    “喝下去,喝下去,”麻老姑厉声地叫道,红色的眼睛充满贪婪,“喝下去就可以多活几年”

    这老女人手上的气力极大,我根本抗拒不了。

    我只感觉一股血腥味顺着我的鼻子涌了进来,那鲜血快速地流入我嘴巴里面。

    而就在这时,嘴里的鲜血似乎动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我不由地一惊。没等我明白过来,那东西便顺着喉咙钻入我的身体里,开始胡乱地钻动。

    几乎在一瞬间,我腹部翻腾倒海,一股钻心的痛苦快速传遍我的全身,像是有无数只虫子在噬咬我的身体。

    剧痛过后,我意识开始游离,感觉自己好像死掉了一样。我眼睛微微地睁开,依稀之间,只见妹妹倒在血泊之中,脸上没有半点血色。

    “够了够了”麻老姑贪婪地笑了起来,随即用一把剪刀剪断了连在我与妹妹之间的红黑线,单手拎起妹妹,走了出去。

    走到的门口的时候,妹妹忽然回头看了看我,用尽所有的力气,喊道:“你若还是我哥哥,就要把我找回来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没有力气回答,就连点头也没有办法,只能看着妹妹离去。

    麻老姑带着妹妹出去之后,与爸妈说了几句话,便带着奄奄一息的妹妹离开了。

    爸妈对失血的妹妹毫不在意,并未阻拦,麻老姑一走,便冲了进来,收拾了屋子里各种摆设,把我扶到床上。

    我喝过妹妹的鲜血之中,整宿整宿都睡不着觉,像是掉入了一个漫长的梦魇之中,一堵黑色的高墙上,红色的鲜血不断地沁出来,铺天盖地地冲了过来。

    我在梦中无法苏醒,沉浸在血海之中,难以摆脱,似乎有什么东西紧紧地缠着我的身子。

    天亮公鸡打鸣的时候,爸妈找出了一个铁盆,就在院子里烧起了纸钱,整个院子都映照着火光之中。

    “你死了便死了,莫来缠我的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