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章 众生愿,众生望
    这是一场艰难无比的战斗对于古堡的保镖们来说。

    它们从未碰到过这种古怪并且可怕的植物。

    通道上,窗户上,地板上,甚至天花板到处都是这种密集并且力度惊人的植物根须。

    即便是作为被改造出来,拥有着远超常人体能的尸鬼,面对这植物纠缠的时候,也像是落入陷阱的小虫子般。

    一个接着一个的尸鬼保镖在被植物攻击过后,都被吞噬掉了的一切的水分,变成了干尸吊了起来。

    此时,站在管家莱萨先生身边的,也仅仅只剩下一名尸鬼保镖而已。

    “为什么会这样”

    最后的尸鬼保镖此时精神频临着奔溃的边缘事实上,这种通过改造手段而诞生出来的尸鬼,本身精神就十分的不稳定。

    但是古堡内的每一个吸血鬼都是那样的强大,让它们时刻感觉到危险的存在,才压下了内心的狂暴然而当恐惧超过了脆弱理智的时候,情况就有多糟糕就变得多么的糟糕。

    “我们只是去找纳尔逊厨师而已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它们突然在通道之中,遭遇了这些蔓延而来的可怕植物剧变不过短短的瞬间。

    只剩下它自己一个了。

    它下意识回头,看着黑眼圈异常清晰的管家先生,此时目无表情地站在这里,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莱萨先生救我救救我”

    只见管家莱萨此时直接走上前来,最后的尸鬼保镖心中一喜,然而下一个瞬间,莱萨先生的手掌就以闪电般的速度直接刺穿了它的胸膛。

    最后的尸鬼保镖想要说些什么它无法说些什么,只见身后十几根尖锐的植物根须此时直接刺破了它的身体,将之举高。

    无数毛细的根须渗入了它的身体之中,以极快的速度,将它体内的精华尽数吸去。

    “是谁打开了研究室的大门。”

    管家先生此时低头沉思着什么,然而四周的植物并不放过他那些细密幼嫩的根须,开始朝着他伸长而来。

    眨眼的时间内,管家先生的身体便已经被这些毛细的根须彻底覆盖如同卷上了一层层细密的蛛丝般。

    可就在此时,管家先生身上的这些细密的根须忽然之间焚化。

    通道四周的植物,也几乎在这瞬间直接被焚化了去被那凭空出现的黑色的火焰莱萨先生此时目光一凝。

    一道凄厉的尖叫声自古堡的深处响起它似乎就是这些植物的源头。

    莱萨先生此时仿佛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一下子便朝着那凄厉尖叫声传来的方向奔去他在奔跑之中,却突然又停了下来。

    好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

    莱萨先生低头一看,却见地上不知道何时冒出来了一柄银光闪闪的菜刀此时菜刀的刀刃,正卡入了他的鞋底之中。

    “老兄,我是一把莫得感情的菜刀,拥有我可以让你变强一刀999了解一下”

    只见莱萨先生不管,直接从鞋底拔出菜刀之后,挥手一甩便直接将菜刀朝走廊的窗外扔了出去扔。

    莱萨先生并没有停留,再次快步地奔向那惨绝叫声传来的方向。

    窗外,菜刀在空气之中旋转,旋转天旋地转之后,狠狠地刺入了泥土当中仿佛是一把被封印了的神兵,插在泥土当中的它正等待着某位勇者的出现,将它拔出。

    确实是这种传统王道故事之中,圣剑的封印姿势没错。

    但是问题来了菜刀发现这四周的杂草似乎长得高了些,完全遮盖了它的存在。

    它不得不在思考着接下来的刀生。

    “救救命”

    它继续思考着接下来的刀生思考的过程中,它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刚那家伙的脚板底是什么构造的,以它的这种锋利,明明都已经砍破了鞋底了,可愣是割不破莱萨先生脚板底的皮。

    总之。

    “救命啊”

    棋盘世界,艾尔尼斯王国王都,王宫。

    巨大的黑色龙体以及同样巨大的黄金武将,它们此时就像是被困在了一个狭窄的房间之中它们的脑袋几乎要顶到了这个狭窄房间的天花板似的。

    就这样地相互地厮杀搏斗着

    这已经不是世界上圣域职业者能够插手的战斗。

    亚摩斯王此时就站在那召唤仪式法阵的中央他的身体依然的干瘦,仿佛那彻底腐朽了的木雕一样。

    只是手执王权光辉的他,无时无刻都在对外散发着一种无法直视的威仪。

    天上地下,仿佛他此时此刻便是这世界唯一被承认的王般人类共同的王。

    如此虚弱,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的王。

    天人穆此时就这样看着这位往,目光时而的紧张,时而的凝重。

    “看着现在的亚摩斯王,你还想要向他出剑吗。”

    剑圣的声音,此时在天人穆的身后响起他回过头来,看见的却不仅仅只有他的老师里由罗,甚至还有铁面元帅杰克斯。

    还有杰克斯元帅带来的一众黑甲战士另外还有一位与他年级相仿的青年。

    天人穆沉默沉默中的他,目光真正锁定的,显然是已经揭开了黑铁面具的杰克斯元帅。

    他艰难地开口,小心翼翼般问道“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倘若你们愿意给我的话。”

    剑圣里由罗沉默不语杰克斯元帅此时也沉默不语。

    只见杰克斯元帅身后的青年天云信此时忽然开声说道“天人穆,你应该已经听到了方才亚摩斯王所说的东西站在你面前的这位王国的上将军,他真正的身份就是曾经卡蒂亚斯的王泽哈特王。”

    “他已经死了。”天人穆脸色平静,“在二十年前的灭国战争当中,卡蒂亚斯的王亲手被王国的剑圣,也就是收养我的这位老师所亲手杀死就在我的面前。”

    “既是亲眼看见的事情也可能只是假的。”天云信淡然道“更何况当时的你,也不过四五岁大而已。”

    天人穆却直视着此时的杰克斯元帅,“我的父王,在临死的时候投降了他宣布了投降,以我作为条件。他放弃了作为高地人的尊严,向一个灭国的仇人投降下跪,让他答应收留我,并且教导我。”

    “现在看来,你的老师确实将你教导得不错。”杰克斯元帅淡然说道“年轻的一代当中,少有能够比你出色的。”

    “我应该激动”天人穆却轻笑了一声“还是应该愤怒”

    “你不需要做什么。”杰克斯元帅淡然说道“你只需要等待等待属于你们的时代到来,等待真正属于你们的舞台。”

    “谁给的舞台”天人穆猛然沉声。

    “我。”杰克斯元帅轻声说道

    “我”来自杰克斯元帅身后的一名黑甲战士,他此时一部站出,竟是以无比威严的声音说道。

    “还有我”第二名的黑甲战士接着站出,他的声音同样充满了一种能够让人屈服的威严之感。

    “自然也不会少了我”第三名的黑甲战士。

    “我”又一个

    眼看着这些跟随在了杰克斯身后的黑甲战士,一个接着一个的站出,天人穆此时本能地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他内心正在敬畏着什么

    “我是哈卡雅迪的王”

    “我乃永夜的君主”

    “我是蛮人王”

    “我是”

    他们将他们脸上的面具纷纷脱下他们与杰克斯元帅一样,脸容都已经被彻底的毁去他们的声音,宛如一把吧锋利的宝剑,此时插向了天人穆的内心。

    这一群的黑甲战士这一群铁面元帅旗下纵横世界的鹰扬黑甲战士,他们的身份,竟是过去曾经被艾尔尼斯王国被亚摩斯王所灭的一个个王国的国主,一个个民族的王

    “你的舞台,将会由我们给你不仅仅是你是新的一代他们将会在一个无拘无束的时代,尽情地创造新的世界一个不被谁而奴役的,真正属于我们人类的世界”

    宛如整个世界的咆哮那个属于这十几个王者们所在的时代的愤怒的咆哮声音,此时如同震天的巨钟在天人穆的大脑之中炸响

    天人穆脸色刹时发白。

    剑圣里由罗说他天生就是剑里面的王者,没有人能够压弯他的精神天人穆觉得这就是唬人的。

    此时此刻,面对着上个时代的这些王者们的凝视,他大脑一片的空白,浑身的力气仿佛已被抽干了似的。

    “泽哈特我们先走一步了”

    “哈哈哈哈本王等待了二十年二十年”

    黑甲的战士,在一声声的咆哮之中,毅然冲向了金甲武将的光影他们的身体在燃烧,他们的意志却更显得璀璨。

    他们变成了光,最终融入了金甲武将的光影之中他们,让金甲武将的光辉,越发的强盛

    最后,当最后一名黑甲战士都已经化作了光融入了金甲武将的时候,杰克斯元帅才深呼吸了一口气。

    他凝视着天人穆,忽然露出了一个微笑来,“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关于你的一切,你所做的一切,你最喜欢的那家警备司门外的包子铺,我也有去吃过。你喜欢在晚上巡逻王都,我便走过你所走过的那些路。”

    “等”

    杰克斯元神的身体也化作了一团光,冲天而起瞬间投入了金甲武将的光影之中。

    “等。”天人穆的说话,这时候才是说完。

    他惊诧地看着自己不知不觉中伸出的,仿佛是想要挽留什么的手掌他木然地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的。

    好一会儿,他才回头看着剑圣里由罗去,双眼有泪,“老师,我的心好痛我会哭了吗”

    “是的,你会哭了。”剑圣点了点头,“这就很好了。”

    此时,天云信却默默地来到了天人穆的身边,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长条形的匣子,交给了他,“这是上将军留下的,它属于你。”

    “这是什么。”天人穆下意识接过,打开,里面放着的赫然是一柄粗糙的匕首。

    天云信缓缓说道“这是高地人真正属于自己的第一把武器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高地人的领袖。天云信,见过领袖”

    “你说你叫什么”

    “天云信。”天云信此时抬头看他,正色道“我真正的身份是高地人,战争当中的孤儿同时也是上将军的养子,今后将会有我来辅助你。”

    天人穆却默默地摇摇头。

    事情至今,已经彻底打破了他的认知,毫无疑问,他需要时间去接受这些但是在接受与消化之前,更为重要的事情是希尔达女皇与金甲武将之间最后的战争。

    “我我们能做些什么吗。”天人穆此时沉声问道“老师,我们真的不能做些什么吗”

    “活下去。”

    “没想到,曾经各个王国的君主都还没有死甚至一直潜伏在了杰克斯的身边,苦等多年。”

    远处,窥见这一幕的公孙二娘缓缓地吁了口气,神色颇有些复杂“我一直毫无察觉或许是因为,我太过于小看这个世界的人们。亚摩斯王,你是如何让这些原本就心高气傲的家伙,愿意放弃一切的财富地位,默默地蛰伏这么多年老身承认你是一位真正的王者。只可惜”

    公孙二娘此时长叹了口气,幽幽说道“人不一定能胜天啊,更何况是被撰改了过了的天。”

    猛然,公孙二娘一挥手,身上一股庞大的力量缓缓涌动,“对不住了,亚摩斯王老身还想要在这里逗留。此身既然是依托这假的天而停留在这个世界,老身就绝不容你杀了这天。”

    公孙二娘手掌爆发出一道数十米长的剑光,直接便冲天而起,如同冷箭般,竟是射向了金甲武将的背后

    她成功了

    在这无人的角落当中,这突然爆发的冷冽剑光,狠狠地扎入了金甲武将光影的后备之中

    与此同时,只见亚摩斯王身影一个踉跄,险些要摔倒了在地上一道痛苦的叫声,与此同时自四面八方响起,竟是这金甲武将所发出的声音

    此刻,希尔达女皇所化身的巨大黑色龙体,直接扑出,顺势便将金甲武将给扑到了在大地之上。

    震荡震荡,堪比地震震中的震荡,由此而生。

    震荡之中,亚摩斯王终究无法抵抗身体的虚弱感,不知何时已经倒在了地上。

    王权光辉却依然紧握在他的手中。

    “再给我一些时间请再给我一些时间就差一点只剩下一点。”

    脚步声。

    亚摩斯王此时听到了靠近而来的脚步声他下意识地抬头,却见一道身影此时缓缓走来。

    是一名持剑的青年亚摩斯王甚至从未见过这名青年。

    但是他有一种感觉直觉这个青年并不是他这个世界的人他和那些亚摩斯王所遇见过的天外来客一样。

    是名为从者的入侵者。

    “最终还是敌不过吗。”

    一丝痛苦的神色开始在这位无上王者的脸上浮现,亚摩斯王仿佛回光返照似的,以王权光辉为支撑,一点点地爬起了身来。

    “像你这样,是发挥不出来黄巾力士的真正威能的。”

    但让亚摩斯王惊愕的是,眼前的青年却说着一些一些他意料之外的话。他目光诧异地看着对方。

    却见对方此时皱了皱眉头,似在沉思什么,但很快又摇了摇头“事实上,我也不知底刚和你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它是突然间在我脑海里面冒出来的。”

    亚摩斯王却不禁苦笑道“这么说来,你连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也不知道为何吗外来的侵略者,或许在你们看来,我我们的一切努力都显得那样的渺小而可笑。”

    “不,你不要误会。”青年还是摇头“我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情,一些我不清楚的事情,它让我有些很奇怪的变化比如说来到这里,显然并不是我自己的本愿,但我还是来到了这里。”

    亚摩斯王大皱眉头。

    青年一副说不清楚的模样,便直接说道“来,我来教你将黄巾力士的威力真正爆发出来的方法”

    “黄巾力士”

    青年指着那被巨大黑龙按在地上狠狠操打的黄金武将,点了点头道“没错,这就是黄巾力士。”

    说着,青年便看着亚摩斯王身下的召唤法阵,皱了皱眉头之后,便突然蹲了下来,双手按在了法阵之上。

    只见这个已经被激活了的召唤法阵,此间法阵上的阵纹竟是开始一点点地游动了起来它们脱力了原本的轨道,开始在空气之中肆意地重新组合着。

    “你到底是”亚摩斯王看着这一切的不可思议,禁不住露出了骇然之色。

    “叫我老秦吧。”青年此时淡然道。

    “老秦”

    青年老秦此时却不理会亚摩斯王的疑惑,口中竟是念念有词了起来

    “混元初判道为尊,炼就乾坤清浊分;太极两仪生四象,如今还在掌中存”

    伴随着老秦口中的念念有词,那些重新组合了的阵纹,飞快地再次回归到了召唤仪式的法阵之中。

    而此时,整个召唤法阵再一次爆发出了巨大的光辉这阵法中央之处的亚摩斯王,此时却被这股光辉所托了起来带着他,召唤仪式法阵重新爆发的光辉,便直接射向了倒地不起的金甲武将光影之中。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帮你。”老秦此时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自言自语道“刚念的东西是什么鬼,为什么会在我的脑袋里面冒出来”

    他茫然不解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猛然,老秦直接一抬头,目光顿时变得无比犀利起来,甚至闪过了一抹奇异的神光与此同时,他的左手更是不受控制地直接举起。

    老秦下意识地以右手抓住自己的左手,然而却禁不住这突然变化的左手左手,竟是带着了他的身体,就这样直冲天而去

    刚刚完成了一记背刺的公孙二娘悄然落在地上,缓缓地吐了口浑浊的气息。

    即使是她,要凝聚出这种程度的攻击,还是消耗了不少的体力不过,眼看着金甲武将已经被按到了在地上,公孙二娘眼中便闪过了一抹满意之色。

    “要怪就怪我这个老太婆吧。”

    她缓缓地叹了口气。

    可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却想着她急速冲来公孙二娘眉头一皱,那冲来之人,竟是一个她从未见过的陌生青年。

    公孙二娘眉头一皱,手指捏紧,一道三尺长的剑光便在指尖成型,顺势便朝着这猛冲而来的陌生青年斩去。

    不了对方的左掌此时却浑然不惧,竟是硬生生地以左掌劈向了公孙二娘的指尖剑光甚至,公孙二娘的指尖剑光竟是在这左掌的一劈之下,尽数破碎

    公孙二娘瞬间大惊失色。

    着左掌劈碎了剑光之后,更是更进一步,直接便冲到了公孙二娘的胸前,狠狠地抓了下去

    老秦此时瞪大了眼睛公孙二娘也同样瞪大了眼睛。

    左掌却猛然一扯,硬生生地撕开了公孙二娘胸前的衣服,并且将她直接拍退后

    左掌终于停了下来老秦此时也跟着停了下来,只是他看着左掌此时抓住的一片衣物碎片,不禁头皮发麻

    厉害了我的不对,是这只左手

    不远处,被击退的公孙二娘此时只感觉胸前一凉,竟是她不禁气急攻心,愣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贼子我与你不死不休”

    “不是我是这只手”老秦此时颇有些欲哭无泪的感觉只是此时左手上一股气浪出现,将那抓来的衣物直接破碎,之后似有什么被留了下来。

    他低头一看,发现左掌的掌心之中,却是多出来了一块奇异的石块碎片。

    老秦还未来得及细想,这碎片便直接融入了他的左掌掌心之中这之后,左掌再次前身,拉扯着老秦的身体再次冲向了此时愤怒无边的公孙二娘的

    “怎么还是胸”

    老秦也怒了

    洛克的武器铺。

    武器铺的大门,此时已经歪到了一边,就连招牌也已经到了一半下来,更不要说它的墙面武器铺早就在这场动乱之中,饱受了破坏。

    南小楠此时手掌在鼻子前扇了扇,便推开了武器铺的歪到了的门,只见武器铺內此时空空荡荡,似已经被洗劫了一空。

    他们从王宫走了出来他们,她,还有洛先生。

    怎么走出来的

    当然是直接走出来的。

    亚摩斯王弄出来的,用了无可估量的代价才造成的王宫的隔绝空间

    没有的事,那玩意就像是纸糊的一样。

    “他他就在这里”南小楠此时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是他自己回来的,是有人将他送回来的。”洛老板此时微微一笑道“就像是一种保护一样。”

    光屏上面她所选择的那位,具体身处在什么地方,南小楠无法分辨出来看见的不过是类似窗口般的景象。

    吉连。

    那个洛老板在王都最初遇见的武器铺的小店员。

    s照旧。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