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9章 一直都在
    最终两个人还是输了不少钱,三十几万美元,不过璐蓉却很开心,她觉得输王猛的钱特别的来劲。当然并非是她有什么赌瘾,只是想给王猛找些不快活,让自己开心一点。

    女人一辈子或许会有过一个甚至更多的男人,但是一个女人一辈子,却不会结很多次婚。很多女性离婚之后都不会选择再婚,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就算是找个男人撘在一起过日子,都不会选择再婚。所以婚姻是一种很神圣的东西,或许并非最重要的,但绝对是最难忘的。

    璐蓉要给自己的婚姻留下一点特殊的东西,至少将来回忆起来的时候能让自己开心一会。

    胡熙琴并不在意有没有一张证书,她比其他女人更能认清现实和自我,知道自己所需要的是什么,所以并不在意那薄薄的一张纸片。

    柳菁也不在意,考虑过最后还是放弃了。她也想着用一张国外的结婚证来把家里的父母都糊弄过去,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有这么做。她和王猛之间的关系比起其他红颜知己可能要更加牢靠一些,用非常现实和市侩的说法,两人之间不仅仅只是有肉体和情感的存在,还有利益关系。在管理一个庞大的企业帝国的过程中,柳菁起到的作用不许赘述。她的存在感比王猛的存在感更大一些。

    现在公司没了王猛一样能转的动,能继续维持下去,可是没有了柳菁,公司或许不会出现问题,但是起码半年一年的时间,都要用来理顺整个公司的上下层关系。

    加上她手中掌握着一大笔资金,也知道很多鼎盛集团的商业秘密,所以才有了利益上的羁绊。

    林立果也没有要求一定要一张结婚证,之前她是说过需要的,不过自从上了大学之后,整个人就变得不一样了。以前的林立果很简单,就像是有几个笔迹的白纸,现在她变得五颜六色起来。

    哲学是一门很神奇的学科,能让人的精神和灵魂得到滋润。林立果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帮助湾湾小姐妹在香洲立足和学习之中。她觉得这样的日子非常的充实,非常的幸福。能帮助那些和自己差不多可怜的小姑娘,能学习到自己喜欢的知识,已经没有追求了啊。就这样平平淡淡的一辈子,或许才是她真正的追求。

    唯独幕小小不太快活,不过这种不乐意也很快被扑灭。

    王猛有一点做的很好,他从来不强迫谁一定就必须在自己身边如何如何。他的周围不设防,你来也可以,走也可以,没有谁强迫谁。

    你不开心,觉得和我一起不幸福,我只能尽力的用其他方式去弥补。如果我怎么做你都不满意,你想要离开,那么我只能说抱歉。

    幕小小和王猛生了几天气之后,又回归到平常的样子。

    这个世界没有因为一个贪心的人而停转,也没有因为这个小小的家伙转的快一些。

    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秒钟,地球都在宇宙中缓缓的围着太阳转动。

    人们早上打开房门从居所中走出来,汇入人流之中,走在拥挤的街头,和以往没有丝毫的变化。

    这就是世界,不会因为某个人而改变什么。

    鼎盛集团日益庞大起来,随着互联网行业的扩张,鼎盛的版图也覆盖到任何一个有网络的地方。只要有人上网,就必然知道鼎盛,或者是使用鼎盛的聊天软件、或是使用鼎盛的会员账号购买什么东西,总之只要在网络中,几乎就离不开鼎盛。有人说鼎盛成了网络世界里的政府,行使着强大而霸道的权力,每个新生的网民都会被烙上一个编号,而这个编号可能要伴随这个网民的一生。

    各行各业的蓬勃发展让鼎盛更加的辉煌,从虚拟到现实,随处可见鼎盛的产品。

    手机、电视、空调、汽车、房地产、服装、奢侈品。

    几乎只要有人,有市场,就必然有鼎盛。

    王猛成为一个传奇一样的人物。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

    年近四十的王猛这些年一直都保持着锻炼的习惯,不给自己任何偷懒的借口,除了真的没办法的情况下,任何时候他都会在早上五点钟从床上爬起来,风雨无阻的走上街头,迈动脚步。虽然马上就要四十岁了,可他的身材保持的非常好,棱角分明却不显得臃肿和僵硬,从外表上看仿佛只有三十三四岁的样子。

    此时他穿着一件休闲运动装,身边跟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小姑娘长得挺漂亮,任何人看见她心中只有两个字青春。青春的气息让王猛都觉得自己年轻了不少,小姑娘半个身子都依在他的身上,贝齿轻咬着嘴唇,娇嗔道:“我不管啊,我就要”

    她看中了一块手表,是最新出的一块女士机械表,世界顶级奢侈品,售价高达一百七十万元人民币。她的父母是肯定不会支持她买这样的东西,价格且不说,一个小姑娘戴这样的手表,太过了。

    所以,她只好央求着王猛。

    王猛撇了撇嘴,没说话。女孩又拽了拽他的胳膊,“我就要啊。”,她瞪圆了眼睛,挺下脚步,拉着王猛的胳膊不让他走,“你不给我买,我就和陈雪说去。”

    王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你爱和谁说和谁说去,不是不给你买,但是也要等你再大一点吧你现在还在上学呢,搞这些东西会影响你的学习。”

    女孩噗嗤一笑,如百花盛开,“我听说你大学旷了三年。”

    王猛揉了揉脑袋,被呛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好啦好啦,我服了你了。等你上了大一就给你买。”

    女孩惊喜的尖叫了一声,扑在王猛身上搂着他的脖子,狠狠的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王猛的妹妹,王美。

    心中所希望的事情让王猛承诺下来,女孩又走动起来,步子轻快,哼着小曲。她自生下来当真是锦衣玉食,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给什么,一家人都对她万分的宠爱。俗话说男孩要穷养,是怕优渥的生活让男孩子失去了奋斗的野心。女孩子要富养,是希望女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能对外界的诱惑熟视无睹。

    这句话应在了王美的身上,只是她和其他女孩子有一些不一样,或许是继承了王猛的习惯,不喜欢在身上装点太多的装饰品。不管是项链还是戒指,或则是耳钉,连头发上都不喜欢用饰品点缀。唯独喜欢手表,这也是集成了王猛的习惯,王猛也唯独喜欢戴一块手表。

    两人正走在公园的门口,王美突然感觉到自己挽着王猛的手一顿,也拽着自己一顿。她疑惑的看向王猛,却发现王猛微微张着嘴,面露震惊的看着远处的花坛。从小到大,王美几乎没有看见过王猛露出这样的表情,他永远是那个风轻云淡,智珠在握,万事不放在心上的神奇的哥哥。她好奇的顺着王猛的目光看了过去,

    只看见一个三十四五岁的女人,微笑着站在花坛边上,看着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子在滑旱冰。

    “你认识”

    王猛一愣,表情收敛起来,莫名其妙的舒了一口气。他微微摇着头,“不认识。”

    “你骗人”,王猛不信,他的表情告诉她,王猛分明认识这个女人。

    王猛笑而不答,他目光深邃的看着这个这辈子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女人,眼神中透着一种难言的温柔,一种缅怀,一分悸动。他深吸了一口气,笑了几声,回过头和牵着王美的手,大步的朝着停车场走去,“我真的不认识,可能是熟人,好像在哪见过。”

    真的吗王美又看了那个女人几眼,那个女人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长相很温柔,一头长发,岁月在她脸上雕琢出了些许的痕迹。她穿着一套很宽松的衣服,看得出衣服的档次并不低。

    她看了看王美,又看了看那个女人,把好奇压在心中,想着什么时候一定要问出结果来。

    等王猛个王美离开之后不久,另外一个小男孩从远处跑了过来,和花坛前正在溜旱冰的小男孩打了一个招呼,走到那个女人面前,“徐娇阿姨,我妈妈说她今天不来了,让我中午跟着您一起。”

    徐娇摸了摸男孩子的脑袋,点了点头,“这样吗我知道了,你先和小斌一起玩吧。”

    她眉头突然拧在一起,心头滋生出一种莫名波动。她望向停车场,看见了一个大人带着一个小姑娘的背影,这个背影是那么的陌生,可却给她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就好像是上辈子在哪里见过

    她下意识的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接着惊讶的摸了摸嘴角边的弧度,又看了那个男人的背影一眼,之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孩子身上。

    原来你一直都在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