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43章 勒索
    心中一阵狂笑。

    这萧长老仗着自己是血色武斗场的长老。

    为老不尊,行事很是霸道。

    受他欺负的,可不在少数。

    张尘风用灵力将那萧长老扶起,面色温和的问道

    “萧长老,药某的性子算是好的了,要是被我族中的那些前辈听到了,可不就是跪下就能解决的了。”

    这萧长老的脸色本来还有些怨毒。

    可听到了张尘风这若有若无的威胁。

    顿时扯出了一道很是勉强的笑容。

    连声道“知道知道”

    “什么萧长老你还要送药某一些宝物不不不,这怎么能使得。”

    张尘风摆手大声的道。

    而那双手则没停下,直接将萧长老手上的空间戒指给取了下来。

    这老狗刚刚在他背后那么些坏话。

    这算是给他的一点教训。

    萧长老欲哭无泪,这可是他幸辛苦苦从别人手里夺过来的宝物啊

    这一下就易主了。

    只不过萧长老却不敢什么。

    毕竟这药言身后还站着一个堪比他们场主的知命五重强者

    更重要的是

    这药言的背景

    万一是幽云宗那等层次的巨无霸势力。

    他们一个三等王朝的势力,怎么可能招惹得起。

    “药,药言友。”

    胡岩也很是勉强的开口道。

    他心中对张尘风的恨意,怕是用江水都洗不干净。

    但他身后靠山还没到来。

    他不敢轻举妄动。

    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挤出一个笑脸,开口问道“不知药言友,过来所为何事”

    张尘风很满意四周围众人对他身份的无限猜想。

    他此行的目的达到了。

    借着众饶造势与影子前辈的强势出击。

    成功的唬到了这胡岩,让他无法准确判断。

    而接下来,就是看张尘风自身的发挥了。

    他知道这胡岩还在狐疑,会对他进行各种试探,所以接下来他的行为很重要。

    “胡岩场主,药某不是了吗此次过来只是为了拜访拜访故人而已。”

    张尘风的表现很淡然。

    脸上噙着一道若有所指的笑意。

    让那胡岩心乱如麻。

    他一时间根本就不知道这药言想要干嘛。

    看样子又不像是要打上门来。

    要不然早就动手了。

    但他还真不知道,这跟他们有着深仇大恨的药言,到底所为何事。

    张尘风没话,而是一直噙着笑意看着他。

    把那胡岩给盯得有些不知所以。

    他有些吐血,堂堂的血色武斗场场主。

    此刻居然在一个少年面前如此难以开口询问,这家伙,难道还真的是某个错综复杂的世家弟子

    也只有那些弟子,才会有如此心计吧

    可这胡岩却没想到。

    这张尘风只是还没想好该如何开口而已

    “唔到底应该怎么向这家伙索要好处呢”

    张尘风心中暗暗想到

    气氛一时间变得无比古怪。

    这影子倒没觉得气氛有什么问题。

    他长期出没黑暗,习惯了这种冷寂。

    “咳咳”

    张尘风终于想到借口,率先发难。

    他神情严肃的盯着胡岩,把后者盯得心底发毛。

    “胡岩场主我还以为我们是不打不相识的朋友,可谁知,你却暗中对药某那么大意见”

    这话一出。

    众人皆是吐血。

    不打不相识的朋友

    这尼玛哪门子的不打不相识。

    把人家最强的一个才给宰了,还前来堵门,打劫了宝库

    甚至将那幽云宗的门人都给宰了

    这可以是血海深仇了

    那胡岩脸色很是难看。

    但是他却不好发作。

    因为他看见这药言身后的强者好像有要出手的意思。

    他勉强的问道“药言友,我可对你没什么意见啊。”

    心中其实很想出手将这臭子的头给扭下来。

    张尘风虽然感受到了这胡岩对他的恨意。

    但却根本不在意。

    这样更好,两者的仇恨根本无法化解,他这次上门敲诈也能放心的做绝一点。

    既然都已经开口了。

    张尘风也都是彻底放开了。

    理直气壮的大声质问道

    “还没有你竟然散布虚假信息,罗家那件事是出自我手你这要置药某于何种境地”

    “这可是对药某的声誉有着巨大的影响”

    这言辞凿凿的话语声落下。

    众人都是猛的一愣,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这药言专门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件事

    原来之前的消息是血色武斗场散布出来的

    胡岩看着那大声质问的张尘风。

    也是傻眼了。

    他的脸色逐渐涨红了起来,这是被张尘风的话给气到了。

    他血色武斗场本来散布的是虚假消息。

    故意朝张尘风身上泼脏水。

    只不过

    他们本来是污蔑。

    可却歪打正着的将张尘风这个正主给炸了出来。

    张尘风自己也都是承认了事实。

    那这可就不存在对他的声誉产生了什么影响

    看着这家伙愤懑的表情。

    他也是明白了。

    这身前少年来此处的目的。

    勒索

    这家伙是实打实的在勒索他

    只不过胡岩现在却不好发作。

    只好咬着牙齿道

    “药言友,这事是我血色武斗场做得不对,这是一把三阶的灵器,算作赔罪了。”

    完,这胡岩手中出现了一把镰刀形状的灵器。

    散发着阵阵骇然的能量波动。

    只不过,这点东西张尘风怎么会放在眼里

    他立刻反应了过来,很是气愤的看着那胡岩。

    质问道

    “胡岩场主难不成,药某的声誉在你眼里,就仅仅只是值区区一把三阶的灵器”

    随后这身后的影子又是恰到好处的涌出了一股强悍的气息,在警告众人。

    不要惹恼了他的少主人。

    张尘风将区区两个字咬得很重。

    明显是在告诉胡岩。

    一把三阶的灵器不能解决问题

    他身后的知命五重强者,可不是吃素的。

    胡岩压抑着一巴掌拍死张尘风的想法。

    低沉的问道

    “那不知药友想怎么样”

    他也懒得跟张尘风继续扯下去了。

    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放开宝库,让药某自己找找,看看哪些宝物能够安抚一下我幼的心灵,赔偿我的心理阴影”

    药言也是直接道。血色武斗场的人,一个个都是脸色难看的看着药言。

    这家伙的脸皮怎么那么厚。

    这开启宝库给他,那要不就是引狼入舍吗

    而重要的是大家都没听错吧,这家伙居然是为了安抚他幼的心灵

    这受到惊吓的,应该是他们血色武斗场这些才青年才对吧

    幼的心灵还敢上门勒索

    真是脸皮厚则无担

    这药言的脸皮,估计比城墙还要厚上不少。

    只不过众人都不敢开口什么,而是在内心中吐槽。

    胡岩的脸色很僵硬,他就从来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家伙。

    但他不敢发作,因为拿捏不准这药言身后站着的是何等势力。

    而张尘风也不管了,一顿胡吹海吹,塑造出身后有一个强大无比的势力。

    “我过几就要离开明岚王朝了,回去继承庞大家业,没办法,过几家里就有人撕裂空间来找我了。”

    张尘风不经意间透露出一个消息。

    众人都是心中一凛。

    撕裂空间。

    这可是阴虚以上的武者才有的手段。

    “胡场主既然都不愿意跟我化干戈为玉帛,那药某走就是了,只是心情总是有些不愉快”

    张尘风淡淡的道。

    来了一个以退为进。

    作势就要走。

    这胡岩着急了,连忙带着笑脸拉住张尘风。

    “药言友言重了,这宝库因为加重了灵阵,所以要进去很是麻烦,胡某这边绝对会给友一个好交代。”

    胡岩脸上带着笑意,但心却在流血。

    想了想,也是捉摸不透张尘风的背景,只好叫人去取一些宝藏。

    想要借此打发走这张尘风。

    不一会,一枚空间戒指被人带来了。

    张尘风接过一看,被这里面的东西给震撼了。

    这里面堆满了各种四五阶的宝物。

    看上去极具冲击力。

    看来,这血色武斗场上次被搬空的宝库,只是一个外库而已。

    真正收纳宝藏的宝库并没有收到损失。

    只不过张尘风面不改色,甚至眉头还皱了一下。

    显然是有点瞧不起这空间戒指里的东西。

    “胡场主,就这点东西”

    张尘风斜着眼睛问道。

    语气很是不屑。

    这很符合他是来自大陆某个神秘家族后代弟子的反应。

    这要是看到就极为欣喜,显然就是没见识过这个档次的宝物。

    肯定会引起那胡岩的疑心。

    双方心理的交手,到了这一刻也是没有停下。

    这胡岩看到张尘风的反应,心中的怀疑也是彻底消失了。

    在他看来,这已经坐实了张尘风是某个大家族后辈弟子的事实了。

    当即赔笑着扯皮。

    双方来来回回拉扯了一下。

    张尘风依依不舍的跟这胡岩的手握在了一起。

    而那手则是很不客气的想要脱这胡岩手指上的空间戒指。

    这让那胡岩脑门的一根青筋忍不住跳动了起来。

    强忍着一巴掌拍向张尘风的冲动。

    胡岩把手给收了回来。

    张尘风见自己目的没达到,也是悻悻的收回了手掌。

    “咳,药言友,请问你什么时候离开明岚也好让本场主送送你。”

    胡岩开口道。

    他想要等身后之人来,到时候截杀张尘风。

    “唉,明岚王朝的诸位对药某那么关照,实话,药某真的不想离开。”

    张尘风用着依依不舍的眼光扫过这胡岩身后一个个的长老。

    这眼神就好像在一只幽狼在巡视着一只只手无寸铁的羊羔。

    恨不得整个吞入肚子。

    这让不少长老的脸色骤然一黑。

    这少年到了现在也不忘打劫他们的心思啊

    胡岩听到张尘风的话,脸色骤然一僵。

    这家伙可千万不要留下来,他可不想再对着一次了。

    但他只能勉强的挂着笑意。

    因为那影子显然有些显得不耐烦了。

    “走了我们接着去拜访拜访其他的势力,唉,父亲叫我多多与人结缘,这可是金言良句,我一定要照做才是。”

    张尘风见无法从这胡岩身上再获得什么好处,叹了一口气道。

    众人皆是无语。

    结缘

    我看结怨才对吧。

    不过,众人都是再次沸腾了。

    因为他们刚刚听到。

    这药言是要拜访拜访其他的势力

    照这个药言所谓拜访的这个尿性来。

    应该也是跟现在一样的行径

    胡岩心中听了不知为何一阵暗爽。

    脸上带着笑意,几乎是欢送着张尘风离开。

    快走快走,快去祸害下一家。

    他还巴不得会有哪家的强者看不惯这药言,出手把这药言给击毙了更好。

    人群中不少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是立刻散开。

    显然是要告诉身后的势力家主。

    因为看着张尘风不仅打算只去拜访明岚最为顶尖的大势力。

    就连一些中等,甚至乎势力都不打算放过。

    “你,你,你,还有你们几个都给我留下。”

    张尘风扫视了一眼这人群外,直点几个想要抽身离开的几人。

    这几个家伙他可没忘记。

    一开始看见胡岩对他们出手,直接就开口嘲讽了。

    他现在倒可以算算账了。

    那几个家伙本来还打算走,可张尘风顿时又发话了。

    “再走我就叫影子出手了。”

    这一。

    这几个家伙身子顿时僵硬了,停下了脚步。

    哭丧着脸转过身子来,知道今是躲不过了。

    他们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刚刚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多嘴,没事嘲讽这药言干嘛

    “走吧,一个个带我去你们家,我要上门好好的拜访拜访,相信我肯定能跟你家长老相谈甚欢吧。”

    张尘风开口道。

    那几个人脸上挂着极为勉强的笑容。

    能相谈甚欢还真是奇怪了。

    这家伙明显是要上门索求好处。

    只是他们没办法。

    因为就连这血色武斗场都避免不了被缺面勒索的下场。

    他们这些中等势力又怎么可能从这魔掌中逃脱

    没办法,他们只好带着张尘风上门。

    一时间。

    明岚王朝中的势力一个个都是忧心忡忡,生怕张尘风会带着他们弟子上门拜访。

    这要不是药言身后就站着一尊知命五重以上的强者。

    他们还真的想要出手轰杀这可恶的子。

    这明岚皇帝一直派有探子在暗中跟着张尘风。

    当消息传来,这明岚皇帝都是傻眼了。他到底是巧了张尘风洗劫各大势力的决心。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