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七章 好福气
    孙慧芳才离开没几分钟,顾海也开着车来到了盛泰商城的出口处。

    林玉华一在后排右座坐好,就一眼瞥见了自己脚边的一个印有迷森林咖啡厅logo的淡棕色纸袋。

    “小海,你不是不爱吃甜食也不太爱喝咖啡吗?今天去咖啡厅了?这迷森林咖啡厅里的甜品挺好吃的,尤其是他们那儿的芝士蛋糕,味道最是不错。”

    林玉华随意地问着,眼角一如既往地带着几分淡淡的温柔笑意。

    顾海一面开着车,一面听身后的女人如此一问,心底莫名有些发虚。

    事实上,今天下午在把陆振南从咖啡厅送回公司以后,他本来应该直接先把这袋子里的东西送回陆宅放到仓库里去的。

    可后来在半路上,他越想越不放心,见自己今天下午也没什么事情,就直接私下去找了陆振南的专属医生明枫,想了解了解陆振南最近是不是得了什么重病,可结果,对方却是什么也不说。

    后来,顾海又急匆匆地跑到天道律师事务所去找陆振南的私人律师梁宇,想偷偷从对方那里打听打听最近陆振南是不是有聊起有关遗嘱的事情,可是说了半天,对方同样也是顾左右而言其他,根本不肯透露任何有关消息。

    顾海现在回想,只怪得自己的心思全放在陆振南身上了,才会在之前接到林玉华的电话的时候,赶路回来太心急,竟然忘了把后座的咖啡袋给放起来了!

    陆振南可是叮嘱过他,为了不让林玉华为他担心,让他千万不要让她知道魏永成又在梨花市出现了的事情

    转了转眼珠,顾海知道纸袋里的破手机是瞒不过去了,毕竟,只要林玉华随便将袋子打开一看,谎言就兜不住了。

    于是,他便暗暗在心中斟酌完一番措辞之后,小心翼翼地开了口:“林姐,我这个人就是喝不来咖啡,也不喜欢吃甜的东西。

    这袋子里装的也不是什么甜品,就是一个被老爷不小心摔坏了的手机而已。

    我看手机坏成这样,又一下子没法删除里头的东西,怕一个不处理好,会不小心把老爷的隐私泄露了,正准备拿回去暂时存放到家里头的仓库里去呢。”

    说完这些以后,顾海轻轻吁了一口气。

    也幸亏顾海没有乱说话,林玉华果然不出意外地在他才刚开口回话的时候,就已是有意无意地将纸袋给打了开来。

    听完顾海的话,林玉华坐在后面合上了纸袋,一边细细琢磨着,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自己手腕上的玉镯,越想这事,就越觉得有点不对劲。

    顾海竟然说这手机是陆振南不小心摔坏的,可是,按照这手机破碎的严重程度来看,要不是有人用力把手机往地上砸的话,它是绝对不可能变成这副样子的。

    难道,陆振南今天在咖啡厅大发雷霆了?

    只是比谁都更了解陆振南的林玉华深知对方的情绪自控能力很强,也一向鲜少会在公共场合发怒。

    所以,究竟是什么人,什么事情将陆振南激得如此模样

    最重要的是,顾海为什么要对她说谎?

    看来,陆振南是有事情瞒着她。

    心念至此,林玉华明白自己就算是继续多问也是问不出什么,于是,在若有所思地凝视着那一个淡棕色的纸袋后,便不再多作打探,下一秒,自顾自地按下了身旁的座椅按摩按钮,闭目养神地静心享受起了按摩所带来的舒适感。

    “别说,还是这辆车子坐着舒服。之前那两辆车的座椅总是有这有那的问题,真是挺不舒服。”林玉华轻声细语地感慨着。

    顾海见林玉华没有再过多地追问有关咖啡厅的事情,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

    此刻又听她提及这辆车,顾海不禁淡淡一笑,“林姐,这辆车子的座椅坐着当然最舒服了。

    您是有所不知啊,老爷见您每次坐车都说累,这几年可一直在物色一辆让人坐着最舒服的车子呢。

    这不,老爷在前阵子无意间听华耀集团的林董提起他刚买的那辆新车,说是那车的座椅设计的特别不错,就算坐长途也一点也不会腰酸背痛。

    为了确认林董的话没有夸大其词,老爷还特地亲自去车店试了又试呢。

    现在看来,老爷的这辆车,还真是买对了。

    既然您觉得坐着舒服,那我以后来接您的时候,就都开这辆车。”

    顾海絮絮叨叨地说着,林玉华的心头暖暖的,倒是也有一些难以言喻的复杂心情。

    掀了掀眼皮,眼神有些飘乎迷离,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目光该落向何方,最后一丝丝阴沉地又闭上了眼,在顾海的身后点了点头,“嗯。以后我就都坐这辆车了。”

    顾海:“林姐,您喜欢就好,要是老爷知道总算买到能让您满意的车了,他一定很开心。”

    林玉华莫名愣了愣,若有似无地咕哝了一声:“会吗?”

    “那肯定啊!林姐,我顾海在老爷身边待着这么多年啊,可一切都看在眼里呢。

    您可真是好人有福气。

    老爷除了夫人以外啊,我就从来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这么”

    话到一半,顾海突然意识到自己一时有些失言,忽的赶紧停下了嘴。

    “是吧好福气,的确。”林玉华依旧闭着眼睛,说话的语气轻轻的,却是莫名带着一丝丝紧扣人心的意味。

    听着林玉华这种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却实际上暗含忧伤的语气,顾海咽了咽口水,尴尬地笑笑,赶紧把话题转向了别处,“那个,林姐,老爷之前说今天公司里的事情不多,晚上可以早点回来陪您一起用餐。

    可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吗?”

    “我今天好像也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吃什么都一样。老爷呢?你问他了没?他怎么说?”林玉华一听陆振南晚上会早些回家,脸上也算是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林玉华的话音一落,顾海也是忍不住地抿着嘴,笑了笑,“林姐,我问过老爷了,可他说的话,简直和您说得一模一样。”

    想着陆振南虽然年纪轻轻地就经历了一场几乎足以击垮他的婚变,但如今身边能有一个这么好,又这么有默契的女人陪着他,顾海实在是真心实意地为他高兴着。

    只是现在的他,心里多了一份深不见底的担忧。

    眼看着林玉华此时的心情看上去不错,顾海眼睛转了转,在气氛融洽之际,故作不经意地小心试探道:“林姐,老爷的咳嗽最近总也不见好,依我看,是不是该劝老爷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比较好啊。”

    提及此事,林玉华也有些犯了愁,“我也正担心呢,可是,他说自己的身子骨硬朗的很,就只是一个咳嗽,让我不要大惊小怪的。他那个性子,你也知道,要是不愿意做的事情啊,谁劝也没用。”

    顾海听着林玉华的回答,凭直觉,大概对方真的是什么都不知情,叹了口气,随便敷衍了一句,“也是。林姐,您也别担心了,估计啊,是因为最近公司事情太多,累着了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