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三章 真是个好孩子
    大姑妈说完,然后看上去很是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伸手从她自己刚才提进门的塑料袋里拿了一个蒲瓜,走到洗碗池,拿起一个削皮刀给蒲瓜削起了皮,背对着姚思蔓,有意没意地轻声嘀嘀咕咕了起来:“难怪都说龙生龙凤生凤呢,娘儿俩啊,还真是一个德行呢,假惺惺的很哪!”

    姚思蔓:“”

    自从上次在家里大吵一架以后,这个女人是直接连表面的假和睦都不维持了吗!!

    尤其是大姑父不在家的时候,嘴巴里就总是蹦出各种难听的话

    真是太难了!

    现在居然又无端把她的妈妈给牵扯了进来?

    女孩看在大姑父的面子上,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便强忍住心中的不满,面容疲惫又苦恼地捏了捏眉心,冷着声音,尽量心平气和:“大姑妈,你要是觉得我哪里不好,只管说我就好,麻烦你不要总是说我妈好吗?”

    闻言,大姑妈撇了撇嘴,本来还想说些什么,想起姚思蔓上次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她闭上了嘴巴。

    然而,才刚安静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女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转头看了眼身后的姚思蔓,瞪着眼睛,更加拔高了嗓音:“不对啊,小蔓,你要是走了,我和你大姑父的衣服谁洗啊?我的腰可一向不太好,这你是知道的吧?

    这昨天晚上换下来的衣服还丢在那儿没洗呢,别在这儿杵着了,赶快去把衣服给洗了!”

    不等姚思蔓开口说些什么,大姑妈的嘴巴跟个炮仗似的,话音丝毫不带停顿,完全不给姚思蔓插嘴的余地,见她连连摇头地反悔道:“不行不行,你就给我待在家里,别去什么同学家了。一个女孩子不回家,在别人那里过夜像个什么话!”

    面对这一番猝不及防的“挽留”,姚思蔓满脸黑线。

    一想到小王正在等着自己,在大姑妈那一道愤怒的目光下,姚思蔓自顾自背起书包,又将那两个装有所需物品的白色编织袋给提在了手中。

    迈开第一个离开的步伐前,她先是用目光扫了眼自己留在床上的那一个黄色信封,而后面无表情地看向了额头似有青筋跳起的大姑妈。

    显然,见姚思蔓不肯乖乖听话,一副铁了心要出门的样子,大姑妈是真的被激怒了。

    对方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还没来得及出声骂人之前,女孩深吸一口气,镇定地先开了口:“大姑妈,那里有一万块钱,是我找学校的同学募捐的,你拿去给大姑父吧。”

    正疑惑着大姑妈是不是会相信这一个谎言,不料,就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大姑妈愣了愣,脸上的怒意瞬间消失不见,忽然“咚”一声,手中的蒲瓜,连带着削皮器,一起掉落在了洗碗池,又见她把手放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水渍,大步往姚思蔓的床走去,赶紧将黄色信封的口子撕开看了看。

    当一踏红色的百元大钞映入她的眼帘之时,她顿时换上了另一张面孔,再一次对视姚思蔓的时候,脸上已是堆满了阳光灿烂的笑容。

    “小蔓,看来,大姑妈还是没白疼你这个侄女呀,这么小就能帮家里解决难题了,真是个好孩子。”

    大姑妈笑脸盈盈地说完,取出黄色信封内的纸钞,将手指伸到嘴边舔了舔,开始极其娴熟地认真数了起来。

    姚思蔓:“”

    这也是变脸的高手啊!!

    面对眼前如此直观的这一幕,原本急着准备出门的女孩竟然一时之间,如同一尊雕塑一般,完全定格在了原地,脸上的表情立马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像是在暗暗思考着什么。

    花了短短半分钟不到的时间数完钱,大姑妈满意地点点头,注意到姚思蔓还没走,便语气友善地冲她挥了挥手,“小蔓,不是说要去同学家吗?快去吧快去吧。”

    “哦。那我走了。”

    直到这一刻,姚思蔓才缓过神,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随意应付了一句,然后沉重地叹息一声,神情略显呆滞地走出门,离开了这个家。

    晚上十点钟,陆萧然慵懒地坐在自己卧室内的一张休闲沙发椅上,随意地交叠着双腿,目光始终落向摆在床头柜上的那两个拥有相同指纹的纸团,以及它们旁边的那一个刚从刘医生手里拿到的dna检测报告。

    根据现有线索,他还不能断言指纹和血液是不是来自同一个人。

    此刻,少年纤细的指间,夹着一根烟雾缕缕上升,静静燃烧着的香烟,在充斥着烟草气息的卧室里,皱眉深思着什么,想要琢磨出一个可以尽快找到它们的主人的可行方法

    沉思了一会后,在一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俗话浮现在脑海中后,陆萧然似是想到了什么简单可行的方法,顿时舒展了原本紧紧拧巴着的眉心。

    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的是,他想要揪出的人,必然很快就会出现在他眼前!

    竟然有人敢惦记他喜欢的女孩,他一定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那个人

    心念至此,陆萧然眸底的那抹阴鹜之色更深,缓缓起身,往桌上的烟灰缸走去,如同对待什么天大的仇敌一般,将手中那根才燃了一半的香烟,用尽全力地将其揿灭在了烟灰缸里!

    就在少年冷硬着一张脸,定定站在原地发呆的时候,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在他安静的耳边,猝不及防地响了起来。

    大概是猜到了来人是谁,陆萧然断开思绪,下意识地将一道坚硬的视线,冷冷扫向了被他随手丢在床上的手机。

    走过去,他将手机紧紧攥在了手中,用力按压得手指越来越白,脸色却是越来越黑

    下一瞬,从门外传来了吴妈的声音:“少爷,我一回来就听招娣说你在找我?”

    吴妈站在门外,笑得莫名有些花枝乱颤,苍老的声音里明显透着一丝轻快的语调。

    陆萧然终于主动找她了,看样子,僵持了几天的冷战是要结束了

    x9605x8bfb方知此情最相思x6700x65b0x7ae0x8282x8bf7x5173x6ce8老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