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五章 墙上的血迹
    一察觉到自己越说越乱,姚思蔓的小嘴如同被强力胶粘上了一般的紧紧了起来。

    也不知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僵持了多久,她才回过神,不能说话,便鼓了鼓腮帮子,嘟起嘴,装出柔弱可怜的表情,最终眸光微转,换上一种“我要走,求放过”的哀怨眼神望着身旁的少年。

    难得遇上姚思蔓这般低姿态的时候,再一看她那双古灵精怪的眸子,以及那张撅的老高的嘟嘟嘴,陆萧然不但立刻消除了内心的所有火气,反而莫名觉得这样的她,像极了一只惹人怜爱的小宠物,实在让他难掩心中愉悦,就差扑身过去再狠狠亲上一口。

    只在转眼之间,陆萧然的眼神就那么诡异地在姚思蔓的面前柔和了下来,满是宠溺之色地看着对方,用另一只手轻拍了拍那张在女孩眼里已然留下了无限心理阴影的“万恶的病床”,嘴角微掀,柔声道:“继续躺下休息一会再走,乖。”

    姚思蔓:“”

    我才不想要一会再走,我要马上立刻现在就走!!

    直到这一刻,姚思蔓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陆萧然才不是她的朋友,根本就是专制制度的大boss啊,怎么好说歹说了大半天还不让人走呢!

    真是霸道到了变态的地步!

    o(╥﹏╥o

    女孩满心崩溃,见自己来软的方法也不行,若有所思地转悠着眼珠,一脸难色的再次飞速运转着大脑,企图被一休哥附体,可以马上想到什么可以让自己马上逃离此地的方法。

    就在姚思蔓迟迟不肯点头妥协,苦思冥想着什么的时候,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对方的手竟然莫名奇妙地松了开来!

    咦?出奇迹了?这是要放行的节奏了?

    女孩不敢置信,心中忍不住有些喜出望外地瞬间恢复了神采,连忙好奇地抬眸再次看向了陆萧然。

    不料,当少年的身影落在姚思蔓的眼底的时候,她却是惊奇地忍不住“诶?”的低低发出了一个轻得几乎不可闻的声音。

    只见陆萧然此刻的目光正直勾勾地落向了窗外,表情明显有些不对劲,分辨不清到底是惊讶还是惊吓。

    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只是愣怔着眸光一闪,他便忽然迈开修长的腿,往窗口的方向快步地径直走了过去,“哗”地将玻璃窗给推了开来!

    与此同时,原本堵在门口的刘医生几乎也是跟姚思蔓在同一时间发现了陆萧然的反常,满是又好奇又感兴趣的表情,一直坚定如磐石般挡在门口的双脚,终于挪进了医务室。

    在姚思蔓茫然不解的目光下,刘医生随后一步来到窗边,也学着陆萧然的样子,东张西望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安静片刻后,刘医生皱着眉头,完全没有头绪地扶了扶眼镜,迟疑着在陆萧然身边小心翼翼地询问:“嗯?陆少爷,怎么了吗?你刚才是看见什么东西了吗?可是窗外好像什么也没有啊”

    陆萧然没有对刘医生的问话作出回答,只是自顾自低着头,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他仔细回忆着,清楚地记得,就在一分钟以前,他一个不经意,余光分明是隐约扫到了一抹人影的,就在以为他终于可以解开心中的某个困惑的时候,却在来到窗边之后,并没有找寻到任何人影

    性子有些执拗的少年不肯死心,略作思量后,继续将头探出窗外,又很仔细地将窗口外侧下方的墙根打量了一番。

    还是没有看见任何人影。

    难道刚才是看错了?幻觉?

    陆萧然忍不住自我怀疑起了自己刚才或许是眼花了,还没来得及将头收回窗内,下一瞬,他竟然非常意外的在窗外的墙边发现了好几道不同寻常的刮痕,以及一抹血迹,立刻顿住了动作,下意识地怔了一怔!

    三秒之后,深深陷在诧异情绪之中的陆萧然回过了神,倏忽回首望向了此刻正满眼好奇地看着他的女孩,像是突然联想到了什么,眸底不自知闪现出一抹颇为异常的神色,传递和泄露出了一丝主人古怪的情绪。

    旋即,情绪有些不太稳定的少年不再多作迟疑,赶忙转过头,小心翼翼地用肉眼更加细心地在那一小处有异常现象的墙面上观察了一番。

    果然正如他所猜测的那般,他注意到这几滴掺杂在刮痕中的血迹,并没有来得及干透,显然是刚刚被沾染在墙上的!

    在对墙面上的刮痕细致分辨后,陆萧然用手指有律动地一下一下敲击着窗台,思来想去,只觉得墙上的痕迹唯一可能的就是有人用指甲刮出来的

    这一关键点的突然发现,立马让原本还有些不能确定的陆萧然,立刻很清醒的意识到,刚才不是他眼花,而是一直有人悄无声息地躲在窗外偷看!!

    只是令他费解不已的是,这躲在窗外的人到底是看到了什么令他这么气愤的事情?情绪竟然会失控到用手指甲把墙面抠成了这样,甚至还把自己的指甲刮出了血??

    待陆萧然细细回想着这十来分钟之内发生的事情,似乎除了他刚才和姚思蔓接吻的事情,根本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一向对一切漠不关心的少年,在看见墙面上这一道诡异神秘的刮痕之后,再联想起之前的那两个匿名纸团,一时之间,莫名认真沉思了起来,脸上悄然流露出了一抹少年老成的深沉之色。

    他暗暗想着:

    这一次出现在窗外的人,会和那个人是同一个人吗?

    如果真的是那个人的话?

    岂不是就证明了一直有人在暗中关注着她?

    这人上次动脑筋出谋划策,企图帮她化解“照片事件”的那一场风波,现在根据种种迹象表明,又似乎是在为她和他接吻的事情吃醋?!

    该不会,有人一直偷偷地喜欢着他的坏丫头吧

    只不过,到底是怎么样的喜欢,才会让一个人就算一直躲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关心保护着另一个人,而甘愿不被当事人知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