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客气?
    陆萧然气咻咻地微微眯着眼睛,字字铿锵的反抗道:“我就是这样的我!既然你这么害怕我会得罪老狐狸,那放我下车!”

    他在这一路,原本以为只要让陆振南看清他是绝对不可能去诚心道歉的事实,他就会拿他没办法,然后放了他,他也就可以顺利赶去电影院了。

    可是,眼看着时间已经十点,车子也快要到慕容家了,但陆振南却依旧还是这种铁了心要带他去道歉的架势,他的身子,便开始逐渐变得不肯安分,突然再也没办法继续强装淡定!

    而与此同时,陆振南背对着身后的少年,听着陆萧然口中出的那一声声“老狐狸”,又无奈的回头看了看他现在这副完全不知自己有错的样子,眸光里,忧心之色甚重。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这么不知事情的轻重缓急呢!?

    要是真把他就这么带去慕容家的话,只怕他真的是要去捣乱

    陆振南揉了揉太阳穴,只觉头痛欲裂,也深感无力,却仍旧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耐着性子,想要坚守心中最后的忍耐底线,指望着陆萧然会有所回心转意。

    他实在是不愿意每一次都和自己的儿子闹的不可开交

    这时,在后座上心中思绪翻涌的陆萧然有所顾忌地看着坐在自己左侧的顾海,又瞥了眼车窗外的情况

    眼下,车子已经驶进a路口,最多不超过三四分钟就可以抵达慕容别墅了

    他满眼精光的看着昏暗不明的夜色,脑子里开始琢磨起了一些事情。

    既然要逃逃不掉,陆振南又不肯放他走?

    那索性真的去慕容家大闹一场好了,彻底让陆家和慕容家撕破脸皮!

    这样一来,既可以借机打断慕容千梦对自己的所有念想,也可以顺便让自己从此摆脱掉这一桩莫名其妙的婚约

    少年低着头,双眉紧蹙,心中有所谋划,眸底所流转的坚定神色越发的浓厚了起来。

    根据眼前的形势权衡利弊了一番之后,陆萧然决定暂时先解决了眼前的事情,等晚一点再去赶赴约

    待主意一定之后,只见他忽的嘴角弯起一抹邪恶笑意,不再心急想走。

    接着,陆萧然用自己还可以自由活动的右手,默默地掏出了手机,单手给姚思蔓发了个信息,只他临时遇上突发事情,迟点才会到。

    陆振南突然觉得后座的陆萧然有些安静的出奇,便在心中本能的生出疑惑情绪。

    下一瞬,他转头将一道审视的目光落向了身后。

    看着陆萧然眼中的那种阴鸷的神色,以及他嘴角的那抹令人心感寒意的诡异笑意,陆振南黯然神赡无奈摇头。

    他总算不得不彻底面对现实,他刚才特地对陆萧然所的那些话,算是白了!

    原来,他跟陆萧然是根本不可能好好沟通的!

    等想通了这一切之后,已然耗尽了自己所有耐心的陆振南,终于收起了原本那一颗企图认真教的心,一双好看的眸子里,骤然布满了寒意。

    “老林,你把车子往边上停一停。”他突然冷声开口。

    车子在路边停靠好之后,陆振南捏着下巴,始终保持这沉默,似乎是在有所犹豫着。

    车内的空气,一时之间,隐隐升腾着一股令人心慌的冷意。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陆振南正在想些什么。

    气氛安静了几秒中,他再一次开口,声音清冷而又掷地有声,“萧然,这么些年以来,你以为你凭什么可以这么随心所欲?”

    陆萧然神色微微一怔。

    这是陆振南第一次这么认真的问他这种问题。

    虽然他嘴上不话,但是在他的心里,自然早已有了答案。

    陆萧然当然明白,他之所以能够如此生活,全都是因为他是陆振南的独生儿子!

    然而,他却是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就那么幽幽地看着他面前那抹背影,眼底竟是载满了不屑之色。

    “不!知!道!”陆萧然一字一顿地着,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

    “怎么?不愿意承认?要不是因为你的背后有我和你二叔,你以为你凭什么可以在学校里凌驾于所有饶头顶之上?!”

    着,陆振南的语气更加冷硬,“就算你的心里再恨我,你也不能否认一个事实,你是我陆振南的儿子!既然你出生在我陆家,享受了陆家给你带去的一切,你自然有义务要为陆家考虑!”

    陆萧然冷冷凝视这陆振南的背影,听着他的这些话,气的面色铁青,眼中所燃烧着的,是无声的熊熊怒火。

    原来,生他养他,就只是为了他将来要为他陆家做事情?

    果然,他陆萧然一直就只是他陆振南眼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只是,陆萧然此时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气愤。

    而事实上,在他的内心深处,其实对陆振南是存在着一种父与子之间生的血水浓情的。

    所以,当陆振南亲口对他出这些话的时候,他才会觉得这般刺耳挠心。

    然而,有关这一切,他本人却终是浑然不知。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吧

    陆萧然冷笑一声,故作平静,一脸云淡风轻的:“呵,如果我有的选择,我宁愿不做你陆振南的儿子。”

    陆振南背对着陆萧然,忽的脸色微暗,眼中浮现起一抹不为人知的沧桑,“只可惜,没有如果,而你显然也没得选择。”

    陆萧然别过脸,心思幽幽然。

    的确,他实在是有太多事情没得选择了!

    陆振南见陆萧然不话,直接开门见山的正式开启了威胁模式:“你这么大了,要知道,陆家和你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也应该知道什么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吧?!你要是真的敢在你慕容伯伯面前不知个轻重。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这话,陆振南的很有底气,也很有魄力。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现在的陆萧然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百毒不侵的他了

    如今的他,明显有了一个致命的弱点,所以这一次,他已是预见了陆萧然将会乖乖就范的结局。

    “不客气?”陆萧然只是用一种质疑的口吻,轻轻地呢喃了一声,而后,便是睥睨了一眼陆振南,眼中不见丝毫畏惧之色。

    突然,他觉得有些可笑,“我还就告诉你了,我就是要把慕容家搅得翻地覆!就是不顺你的意!怎么样?!你吓不到我!”

    着,陆萧然冷冷地瞥了一眼陆振南,“我还怕你杀了我不成?退一万步来,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怕!”

    他只那么淡淡然的着,就仿佛生死于他而言,一点也不重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