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一十八章 这位是我先生(二合一)
    因为家里出了事,所以对破碎之地的搜索,沈侯白决定先停一停。

    不过,佟焰虎却是没有那么快的想要离去,加上释天都已经走了,不说危险解除,却也没有之前那么有风险了,加上佟焰虎等人也算是适应了内圈,便决定留下来,在搜索几天,毕竟他们来到这里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于是,佟焰虎,紫灵以及王桓留了下来,而沈侯白则回到了鬼面城。

    正如李红衣所说的那样,鬼面城的粮食作物以及粮库全部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虽然火已经灭了,但是整个鬼面城的上空,依旧黑烟缭绕着

    直到一天后,烟尘才完全得以扑灭。

    而此时的鬼面城,妖魔还好,人族则全部露出了疲惫之色,并且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黑乎乎的

    “损失怎么样”

    国公府,沈侯白站在院中,一只手拿着一只碗,另一只则由碗中取出些许饲料,然后喂着面前水池中的观赏鱼。

    而他的身后,乌鸦等人一个个全部面色难堪的站在那,一动不敢动。

    “禀大人,损失超过七成。”

    随着沈侯白提问,老鼠率先开口道。

    “七成,这么多吗”

    听到老鼠的数据,沈侯白脸上表情不变的又道:“能维持多久”

    “大概”

    老鼠抬了抬头,朝着沈侯白看了一眼,然后才说道:“大概只能维持一个月的样子。”

    “一个月的话,重新播种种植作物肯定是来不及了。”

    “要不从神武关调吧。”

    一旁,姬无双对着沈侯白提议道。

    “调。”

    “能调多少。”

    “你以为神武关就不缺粮吗”沈侯白头也不回的说道。

    “那那怎么办”

    姬无双黛眉微皱道:“总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吧。”

    “哗啦。”

    将手上碗中全部的饲料倾倒进了水池,然后将碗递到了一旁站着的素问手上。

    素问倒也机灵,立刻就接过了碗碟。

    与此同时,沈侯白转身看向了老鼠等人,接着说道:“粮草的事,我会解决。”

    “你们要做的就是给我查出到底是谁和我过不去,以及严查混入我鬼面城的奸细。”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找不出来的话,自己找棵树上吊算了。”

    说完,不等乌鸦等人说些什么,沈侯白径直离去了。

    而随着沈侯白离去,乌鸦等人便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粮草你要怎么解决”

    “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国公府,原本林国泰的书房,沈侯白坐在书房的太师椅上。

    因为看沈侯白的脸色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所以跟着进来的姬无双便好奇的问询了起来。

    “他们太小看了我了,真以为放把火,烧了我的粮,就能让我无计可施”沈侯白说道。

    “这么说,你真的有解决的办法”听到沈侯白的话,姬无双不由得眼前一亮。

    沈侯白没有回应姬无双,不过从他的脸色来看,姬无双知道自己的夫君应该不是在逗她。

    另一边

    帝都原典狱司。

    此时,乌鸦与老鼠等人走在一个个监牢前,然后一个接着一个的指着牢中关押的妖魔道。

    “这个。”

    “这个。”

    “还有这个”

    大概一分钟的样子,乌鸦从监牢内拉出了大概十几头的妖魔,然后将这些妖魔绑缚到刑具上后,乌鸦面色冰冷的说道。

    “识相的,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

    “不识相我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

    说完,乌鸦扭头朝着一名手下看了一眼,随即这名手下心领神会的走到了乌鸦的面前,同时扬起了手中的一杆铁鞭,伴着啪啪啪耳畔炸裂声,铁鞭抽向了这些妖魔。

    虽然柳璇的火烧粮仓成功了,但是乌鸦这些妖魔也不是吃素的,所以一部分没有成功逃走的妖魔被他们抓回到了典狱司。

    一时间,整个典狱司传来了阵阵妖魔呼天唤地的惨叫声。

    而此时的沈侯白,因为三十天的冷却已经结束,所以沈侯白透过系统又回到了地球。

    一条格子围裙,一件印有卡通图案的t恤,一条差不多齐至大腿根的短裤。

    此时的陈青鸾正在公寓的厨房做着晚餐

    “沈岩,把你的玩具收收,准备吃饭了。”

    身躯向后一扬,陈青鸾脑袋向着厨房外探去的同时喊道。

    不过就在这时,陈青鸾的眼帘中却是出现了沈侯白的身影

    见状,陈青鸾先是一愣,随即面露一抹笑容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

    “哦”

    听到沈侯白的话,陈青鸾哦了一声。

    而就在陈青鸾哦的时候,沈侯白已经走进了厨房,然后看着厨台上一盆黑乎乎的东西道。

    “这是什么”

    “炒鸡蛋啊”陈青鸾说道。

    闻着厨房空气中淡淡的焦味,沈侯白以为陈青鸾做了妈妈后,厨艺会进步一点,不过现在看来,他似乎有点想多了。

    “出去吃吧。”沈侯白说道。

    闻言,陈青鸾不由得面庞微微一红道:“怎么嫌我做的不好”

    沈侯白没有回应陈青鸾,他朝着身下抱着自己一条腿的沈岩道:“你敢吃吗”

    很不厚道的,沈岩摇了摇头,使得陈青鸾不由得一阵气煞。

    “臭小子,你摇什么头,你又不是没吃过。”

    话虽然这么说,但陈青鸾还是关上了火,然后走出了厨房的同时说道:“我去洗个澡。”

    片刻后,陈青鸾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进了衣帽间,然后挑选起了外出的衣裳。

    而沈侯白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陪着儿子沈岩一起看着动画片。

    他也不急,因为他知道陈青鸾打扮起来起码得花上了一个小时

    “好看吗”

    衣帽间门口,陈青鸾拽着此刻穿着身上的红色小礼服裙摆,待原地转上一圈后,看着沈侯白问道。

    问询时,沈侯白可以很明显的看到陈青鸾眼中那充斥着的期待,就像在说快夸我漂亮。

    “不错,看不出来像是已经当妈的人。”

    “真的吗”听到沈侯白的话,陈青鸾显得很高兴的说道。

    “真的。”

    “算你会说话。”

    嘴角一扬中,陈青鸾走进了卧室,待坐到床头的梳妆镜前后,她便开始画起了妆。

    果不其然,陈青鸾花了一个小时的样子才打扮完毕。

    而这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走吧。”

    因为不想引人注意,所以沈侯白换上了一套黑色的西装,果然身材好的男人都是衣架子,加上沈侯白在另一个世界养成的冷酷,霸道总裁气质,陈青鸾忽然有点不想出去吃饭了,因为她感觉这一顿饭她可能要吃不少的醋。

    穿上一双红色的高跟鞋,陈青鸾双手挽住沈侯白的一侧手臂便与沈侯白走出了公寓。

    “哦,陈小姐,出去吗”

    “咦,这位是”

    刚出公寓,迎面出现了一名穿着不错的中年妇女。

    不过中年妇女的目光并没有在陈青鸾的身上停留多久,她很快就注意到了陈青鸾身旁的沈侯白,出于好奇中年妇女便对着陈青鸾问了起来。

    对此,陈青鸾在抬头看了一眼沈侯白后说道:“哦,这位是我先生。”

    “先生”

    中年妇女是认识陈青鸾的,所以她知道陈青鸾是一位单亲妈妈,一时间中年妇女内心的八卦之心便熊熊燃烧了起来。

    “先生”

    看到中年妇女脸上流露出的震惊。

    陈青鸾笑了笑,然后再次看向沈侯白道:“老公,你先去地下停车场提车,我马上过来。”

    言语间,陈青鸾将挂在手腕上的包包提到了身前,然后由包包里取出一把保时捷的跑车钥匙。

    不清楚陈青鸾要干什么,但沈侯白还是接过了钥匙,抱着沈岩走进了公寓的电梯

    “陈小姐,他真的是你先生”

    随着电梯门关上,中年妇女立刻便走到了陈青鸾的身旁,然后问道。

    “王阿姨,我骗你干什么,他真的是我先生,而且是原配。”

    陈青鸾把原配二字说的很重,因为她知道公寓一直有传,她老公死了,是个俏寡妇,然后和谁谁谁勾勾搭搭

    “我先生之前一直在国外做生意,最近生意稳定了这才能够回来和我们母子团聚。”

    “啊,做生意啊。”

    中年妇女面露一抹恍然大悟道:“那你先生的生意一定做的很大吧。”

    “还好吧,也就是几家跨过公司的总裁,资产也就几千亿而已。”

    不等中年妇女说些什么,陈青鸾又道:“啊,电梯来了,王阿姨,我不和你聊了,我先生和儿子还在停车场等我呢。”

    说完,陈青鸾便哒哒哒迈着高挑的步子走进了电梯。

    待电梯门合上后,陈青鸾脸上立刻便浮上了一抹得意,得意的同时恨恨道:“让你在我背后嚼舌根。”

    “跨国公司总裁,还几千亿资产吹牛也不打草稿。”

    望着已经关闭的电梯门,中年妇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不屑。

    一台粉红色的保时捷跑车,也就是陈青鸾的座驾。

    不过现在驾驶员已经变了,不在是陈青鸾,而是沈侯白

    轰,伴着保时捷的引擎轰鸣声响起,沈侯白驾驶着保时捷离开了公寓。

    片刻后,沈侯白带着陈青鸾与儿子沈岩来到了云海市唯一的一家六星级酒店。

    下车之际,陈青鸾拉住了沈侯白,然后捏着自己的衣领凑到沈侯白的面前,接着说道:“等等,你帮我闻一下,香水味会不会太浓”

    “我好久没来这种地方了,有点紧张”

    面色微红中,陈青鸾说道。

    “香水倒是不浓,不过你的胸是不是有些夸张了”

    “你垫了多少垫子”沈侯白说道。

    “啪”,似被沈侯白逗乐了,陈青鸾一只手小手怼了一下沈侯白的手臂,然后含羞带臊的说道:“你管我垫了多少垫子。”

    不愧是六星级酒店,生意就是好,使得早早的餐厅的位置就已经全部被预定了。

    不过很幸运,就在沈侯白进入酒店,来到酒店的餐厅时,一个被预定的大厅位置取消了。

    也有不幸的,便就当侍应生将沈侯白与陈青鸾引领到座位时,叶威廉出现在了二人的视线之中。

    因为沈侯白已经回来,所以陈青鸾与叶威廉的关系也算是到了尽头了,陈青鸾直接告诉了叶威廉,他们之间已经不可能,希望他以后不要在来纠缠她。

    叶威廉很绅士的同意了陈青鸾,但事实上他的内心充满了对陈青鸾的不满,他叶威廉想要的女人,从来没有可以拒绝的,当然叶威廉更讨厌的还是沈侯白,如果没有他横插一脚,相信他早就已经上了陈青鸾的床了。

    陈青鸾不错,是女人中少有的美女,并且气质也不俗,但是比她漂亮的,比她有气质的也不是没有,只是老话说的好,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让人想要得到。

    此刻,看着陈青鸾在小礼服的包裹下,那前凸后翘的曼妙身姿,看着她挽着沈侯白臂弯走来的场景,看着她脸上的笑颜,叶威廉心中便不由自主的燃起了一股无名火

    要知道他追求陈青鸾已经有几年了,但她对他露出笑颜却是屈指可数。

    “咦,叶少,那不是你的女朋友陈青鸾吗”

    “怎么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叶威廉的身旁,一名穿着笔挺的男子指着此刻刚刚坐下的陈青鸾说道。

    叶威廉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身旁还有两名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

    叶威廉没有回应同伴的问询,他快步走向了沈侯白所在的位置。

    待来到了沈侯白与陈青鸾面前后,叶威廉道:“青鹭,这么巧”

    “怎么坐在大厅啊。”

    “没有包厢吗”

    “是不是预约不上”

    “哦,忘记介绍了。”

    不等陈青鸾说些什么,叶威廉伸手一撇,对着身后跟随过来的两人道。

    “这位是王子豪,岭南王家的继承人。”

    “这位是李云京,海云天李家的继承人。”

    言语间,叶威廉的目光来到了沈侯白的身上,而他的目光中,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一丝挑衅意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