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四章 武圣的盒饭(下)
    小白汪汪两声,水依依问小白这是啥意思,它好像能看出啥。

    星星回答:“作为小白的第二翻译官,我给你们翻译,小白是说,那道剑锋之力,就是那个武圣的。”

    星星自认第二翻译官,第一是梁子,她不敢抢。

    水依依好笑:“那家伙又跟谁打起来了。”

    也就在她刚说完,那团黑气开始变化,一个响亮的声音自天际弥漫开来:“任家的小老儿,以武圣之境去杀一个江湖后辈,还以如此拙劣的手段,你不觉得丢人吗留着你是个祸害,今天我来送你一程。”

    话音落下,那团黑气中间出现一个黑袍之人,黑袍人双手之间开始出现一块巨大的墓碑,墓碑掷出就开始变大,最后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对着任家的老头压了下来。

    老头手中宝剑连斩,万丈的剑锋之力不断的砍向墓碑,晃得人眼花缭乱,像一场豪横的灯光秀。连斩几十剑,眼看墓碑就要砸到身上的时候,终于被他打出了裂缝。见到有了希望,老任头一声大喝:“给我破。”

    最为强劲的一剑使出,剑力带起咆哮,斩到了墓碑之上。

    墓碑轰然破去,就在老任头的脑袋顶上破了。可是刚打破墓碑,老任头突然大呼上当。但他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只见破开的墓碑之中,无数鬼影子窜了出来,不等他有任何反应,呼啦啦的将他给撕成了碎片,一个武圣就这么挂了。还没出场几次,就领了盒饭。

    所有的鬼影子重新聚集,一个新的墓碑在空中出现,鬼影子回到墓碑当中。黑袍之人对着原本老任头站立之处伸手点出:“你也别走了,多么肥的灵魂啊,为我所用吧。”

    老任头灵魂显现,哀嚎着挣扎了几下之后,也被收进了墓碑中。

    地面上星星大声欢呼:“是师爷爷,师傅跟我说过,这一术法名字叫大冢,除了师爷爷没人会,师傅也只是知晓而已。”

    星星没说错,来的正是黑鸦神。黑鸦神目光望向地面上欢呼雀跃的星星叹口气:“收了个什么徒弟啊,一招都还没教过他,他先给我弄了个徒孙。”

    说着手掌伸开,一块闪亮亮的石头飘下来,一直飘到星星面前。星星伸出手,石头直接没入掌心。

    星星大叫:“好舒服啊,虽然不知道什么东西,但太舒服了。师爷爷竟然还有礼物给我,可是怎么走了呢,不下来跟我说说话。”

    此时的黑鸦神已经消失在夜空中。

    水依依深吸口气:“看来黑鸦神师傅,一直盯着任家这老头,所以才会跟来,并知晓那家伙是来对付何许的。”

    欧阳雪点点头:“看来就算没有小白小蓝出手爪,我也不会死。哈哈哈,任战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吧,真想带个果篮去看看他。”

    此时的任战,正在地上长跪不起,嘴里念叨同一句话:“完了,任家完了。”

    任天飞问怎么回事儿,难道那真的是

    任战无助的点点头:“完了,我任家能稳坐天昌总将军之位,凭的无非就是家中有一位武圣。他老人家无数次跟我说过,不到生死存亡的关头,不要去找他,可我却”

    任战极度懊悔,任天飞问凶手是谁,可能认出来

    “还有谁,能在我天昌杀掉武圣的奇术师有几个黑鸦林一直是禁地,入内其中必须遵守规则。连双晋的王室来了都不敢造次,连圣光门紫光岛这种庞然大物都不敢招惹,难道你还想去报仇吗”

    任天飞沉默,说报仇那是吹牛逼,这种事情想都别想。他问黑鸦神出手,是因为何许吗

    任战从地上站起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接下来这一战必须赢,否则没了武圣的庇护,我们任家也该从总将军的位子上让出来了。成败在此一役,如果不能胜利,你我也不用活着回去了。”

    任战下定了决心。而也就在这时候,一个铁面具走到了任战面前:“将军,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的神使大人即将亲临。此时已经照会贵国国主,您接下来需要听从神使的命令来战斗。”

    “神使这是什么鬼好消息我不信,国主怎么会让一个外人指挥我的军队。”

    “命令应该很快会到您的手上。”

    铁面具说完,转身离开。

    这货说的神使,正是那个魔使,只不过到了这里没法明说。此时何许已经跟着疾风异人还有那兔子见到了魔使。魔使一双雪白雪白的大长腿让何许当场支起了帐篷,心中只叹极品。

    魔使也发现了他的异样,声音冷厉的呵斥:“你是想死吗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何许一脸懵逼:“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就是看了看。这么好看的腿,不让看吗魔使大人,小的以后不看了。”

    何许闭上眼。

    魔使冷哼:“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油嘴滑舌的魔族呢,你真的是魔族吗我记得毒尸魔体内有一块变形石,而被人类杀死的毒尸魔,好像有几个了。更何况,这世界上有什么样的魔族我都知,毒尸魔都死得差不多了,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魔使捏住何许的下巴,盯着他看着。何许没有一丝害怕,反而是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伸手在魔使腿上噌了一把好滑。

    这一把摸完,魔使没有愤怒,却突然笑出声来:“真是个大胆的家伙,你是想证明你的从容吗”

    何许异人的脸上挤出坏笑:“美丽的大人想验明我真身也简单,我们魔族没有生育,而大人是正常的人类。不如大人留我同宿,看我能不能让大人怀上,如果不能,我就自然没有假了。”

    何许这话说完,兔子跟疾风魔都是忍不住偷偷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这天儿聊得太强大了。简直是偶像啊俩人也是忍不住望向那一双大白腿。

    出乎意料,魔使手上用力,掐着他的脖子把他举了起来。疾风异人赶紧上前:“大人,他的身份应该不用怀疑。之前他与人类那两个女子战斗,所用的力量技法都是尸毒异人无疑,这是用了变形石的人类所不拥有的。”

    魔使把何许放下,看向疾风异人:“连你都开始说异人了吗”

    疾风异人吓一跳:“口误。”

    “没关系,以后就用异人代替魔族吧。异人更能让人类接受,而我们要对人类做的,并不是杀光,而是奴役。”

    “明白”疾风异人没想到,连魔使都同意了这个称呼。那以后魔使该叫什么使呢

    还没想完,魔使告诉她:“以后叫我神使。”

    “是”疾风异人跟钻地异人同时应命,何许则抓着神使妞的手:“美丽的大人,能不能把我放下了。”

    神使妞将他扔下:“今晚留在我房间。”

    “是”何许心花怒放,果然是敢耍流氓才能赚到泡。地球渣男们诚不欺我。心道上了床总能看到这家伙正脸了吧。就不信她那挡着脸的玩意儿,睡觉都不摘。

    何许主意打的挺好,可事与愿违,等到了床上,她发现这家伙斗篷摘了,竟然还有个半面具,只把眼睛遮起来那种。不妨碍亲嘴儿,但看不到真容,不过何许总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

    不管了,上一次赚一次,这两条大长腿真过瘾。何许埋头苦干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