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苏二的手机怎么打不通”

    “不知道,关机了吗”

    “这小子,不会是有意在躲着我吧。”一个低沉的中年男声在通讯信号的那头抱怨着,不满的语气里却透着一股关切。

    长发如瀑掩着脸颊的女子抱腿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着头细细声回应:“爸,你想多了。他说过今天一定来的,早两天我已经帮他把入学手续办好了,缺几天课对他来说也算不了什么,别担心了。”

    “我说你呀,不要总是太惯着他。你看他那一身的懒散毛病,不都是你惯出来的”

    苏满放下手机,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墙上的电子挂钟,。20:32。

    秀气柔顺的眉头微皱,轻轻呼了口气。

    苏满。苏,满。这个名字是已去世四年多的秦素在十九年前确定怀了苏二那天给她改的。苏二是弟弟苏月明的小名。秦素经常说,有她,有苏二,有爸爸,才是圆满的一家。

    然而,秦素唯独说漏了自己。

    关于苏满的身世,夫妻俩不但从未瞒过她,甚至常常在闲聊中提起。

    那个秦素经常挂在嘴边,在j大任教时带的研究生。那个被浪子抛弃,独自忍受旁人异样目光的未婚妈妈。那个被学校领导劝退,带着一腔怨恨与绝望坠落在j大寝室楼前的女生。

    那是她的亲生母亲。

    如今已是高校讲师的苏满,二十五年来从未恨过她抛下当时尚未满月的自己;因为现在的苏满知道“未婚妈妈”在那个年代所承受的重压,因为年幼时的苏满时刻被温暖的怀抱呵护着,还因为有个人亲切地叫她“姐”。

    j大教工居住楼五层,电梯门缓缓打开。

    “谢谢你给我带路,下次我请你吃饭吧。”一个身着红色t恤牛仔热裤的女孩仰着脸对身边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男生说着,粉嫩红润的脸上挂着一双黑白分明的明亮大眼,笑言间露出的一对洁白小虎牙闪着狡黠的光芒。

    待她说完已经走出电梯的苏月明回身笑道:“再说吧。”然后摆摆手示意再见。

    顺路而已。

    “对了,我叫余芊芊两个草头千你呢”即将闭合的电梯里传出女孩的声音。

    “苏月明。”苏月明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向门牌号上烙着“520”的那扇门,声音不大不小地回了一句,也不管那女孩有没有听到。

    这是只会咬人的猫,少惹为妙。他这样想着按下门铃。

    他的心很小,只装得下一个人。

    “叮咚”,一声清脆的门铃声响起,打断了苏满飘散的思绪。

    “来了。”她提起声音应了一句,趿着一双棉织室内拖鞋快步走去开门。她不知道刚才自己沉浸在回忆时脸上散发着无尽温柔的模样与当年秦素提起她亲生母亲时的神韵简直一模一样。

    门开了。

    “姐。”

    一张白净的脸上从嘴角到眉梢都充溢着笑意的苏月明出现在门外。

    他右手搭着黑色行李箱的提手,左手垂在身侧。一身白色纯棉t恤加浅蓝牛仔裤,就这样自然清爽地站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下,却有一股如月光般清澈的气质悄然散发。

    懒散

    一点也不。苏满的嘴角难以察觉地牵动了一下。

    “你不是有钥匙么”她说着俯下身去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摆在地上,款式却是跟她自己脚上那双一样的,只是一双粉红一双深蓝。

    “我想要姐给我开门。”苏月明一边换鞋一边说着。

    “爸才刚跟我念你呢。”苏满没接他的话,似乎有点生气,“你就不能早点过来”各种意义上的小不满。

    苏月明换好鞋,提着行李跟在她身后,说:“我饿了。”

    当然不能跟苏满说前几天自己跑去上海看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夏季总决赛了。她知道了还没什么,顶多埋怨两句。但以她不善对家人撒谎的性格,老爸只需顺嘴一问,她就要露馅了。

    虽然苏平生已经离家出走四年,但仍经常用电话联络他们,偶尔还会用网络视频通讯。

    “房间你上个月才住过,东西放好就出来吧,我去把饭菜热一下。”

    房子是两室一厅带厨房,还有个3平米大小的阳台,卫生间比阳台还要大一些。

    并非j大的教工福利有多好,这样的待遇原本只有教授及以上的级别才能享受到,而苏满作为一个才晋级不足一年的讲师之所以能住两室一厅,是因为这里本来就是秦素生前在j大任教期间的住所。另外,这栋教工宿舍是七年前新建的,最大的出资方是秦苏集团,其前任董事长是苏平生,正是两人的老爸,秦素的丈夫。

    四年前,秦素意外去世后,苏平生万念俱灰,心灰意冷地离开了自己花费无数心血创建起来的商界巨国,辞去董事长职位的同时,把手中所握的秦苏集团的股权分成五份散得一干二净。对此,秦苏集团的其他股东也只能在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面带苦笑地说一句:“我们能说什么钱是他自己的,况且他拿着54的股权,我们想说也说不上话”

    有个当时在场的记者提问:“那么请问苏董事现在人在何处呢”

    “听说是一个人开着车去浪迹天涯了。”

    是的,苏平生撇下个烂摊子一个人浪迹天涯去了,至今仍不知在亚洲大陆的哪个角落里流浪,因为他从来不在通话中跟一双儿女提及。

    五份股权,其中四份落在了国内四大慈善机构头上,每份6,剩下的30那份则给了毫不知情的苏满。

    当苏平生的旧时同窗兼至交好友林律师告知苏满这个消息时,苏满只是淡淡地应了句:“知道了,麻烦您先帮我管着,佣金从分红里面扣吧。”

    秦素刚去世的时候,苏满心中的悲伤一点都不比苏平生少。而且当时还发生了一件雪上加霜的事情。

    苏月明已经不言不语不饮不食整整两天两夜。

    最爱最疼他的秦素走了,苏平生也失踪了,他不哭不闹,只是蒙着头在床上静静地躺着,就像一具毫无生气的人体蜡像。

    他欲随秦素而去。

    苏满知道,她恐惧得生不如死,无助的她在天台上直直地站了十几个小时。

    四年前那个夜晚,黑暗得几乎令人窒息的房间里,苏满像呵护襁褓中的胎儿般轻轻抱着气若游丝的苏月明。

    她说:“苏二,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时隔四年多的今天,苏满扎起一头青丝系着围裙从门外探进半个身子问他:“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你吃过了吗”苏月明问道。

    “没。”

    “那先吃饭吧。”

    吃完饭洗过澡,苏月明穿着一身苏满给他买的浅灰色纯棉家居服晃晃荡荡地回房,堪堪遮到眉毛的刘海末梢还挂着几颗小水珠。

    其实苏平生说的并不完全是错的。有时候他看起来确实有些懒散模样。

    经过客厅时,一条毛巾裹着一阵香风罩过来。

    “头发擦干点。”

    斜躺在客厅沙发上,捧着个平板电脑不知道在做什么的苏满发声了。

    苏月明停下脚步动作利落地接住,毛巾还带着湿气,一股淡淡的不知名花香若有若无地散发着。

    她刚用过的。苏月明心里有点小兴奋地想。

    “姐,帮我擦。”他伸手隔空递着毛巾说。

    闻言苏满只是抬眼瞟了他一记,默不作声。

    “姐,你在干嘛”不要放弃啊苏同学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姐,带你开黑好不好”他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

    于是苏月明懂了。苏满还有点小情绪。

    不对,跟着他就在心里否认了自己的判断。

    她装作还有点小情绪

    她是个经过评定拥有专业资格的大学讲师

    我才不信,哪有那么可爱的老师。

    苏月明说:“我回房了。”

    他怕自己继续待下去会克制不住想要亲近她的欲望。

    他不想吓到她。

    来日方长。他是这样打算的。

    苏月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来到电脑前坐下。

    静谧的夜,他呆坐着。

    无数各种各样的记忆片段从他脑海里一闪而过。

    桌上角落里小时钟的秒针跳转时发出滴答滴答的机械声,清晰入耳。

    晚上9点52分。

    苏月明回过神来,用力搓了搓脸,甩头深呼吸,心里的嘈杂开始渐渐消退。

    “慢点,不要跑。”

    一人独处的房里,他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清晰而有力。

    开机,登录英雄联盟。

    刚上线,一个私聊信息就飞了过来。

    “差点没急死我,真怕你不来了。”

    私聊他的人叫付健,游戏id:好汉你先上,“勇战”游戏直播平台的高人气职业主播,有时候遇到自己搞不定的局会请苏月明帮忙。

    今晚这场是今早苏月明刚下飞机时,付健用电话联络他临时约的。

    “抱歉。”

    “怎么这么晚再过一会就要开了,本来还想跟你soo一把热手的。”

    “soo就不必了。今晚什么情况”

    “自定义。今天是礼拜五,现在还没开打我房里就有60多万人了,我可是早早说了今晚会有神秘高手的,你可千万不能掉链子啊”

    “嗯,对手呢。”

    “目前甲级联赛积分第一的队,kga。不过今天他们只上两个主力队员,其他三个都是刚进队的候补,今晚真的要靠你了,有信心吗”

    “队友是谁”

    “我的朋友,都是国服电一大神,个人实力都不差。有一个还跟你合作过的,id:热死本小姐了,记得吧”

    “那个一会很萌一会很猛的中单劫。”

    “就是她。放心吧,今天她会一直很猛。”

    “那就好。你先开房吧,我换号去。是用上次你发给我那个号吧”

    “今天不用换了,就用你自己的号吧。这样赢了更舒爽。”

    苏月明有点无语,付健这明显是让他扮猪吃老虎的意思。

    因为苏月明正在登录的这个id叫w。a。s。。的号是黄金分段的。付健曾问过他这个id有什么含义,他说是随手打的。

    当然,他的实力并非仅有黄金一,否则付健也不可能找他帮忙。

    这是苏月明加苏满的平均实力

    年轻貌美的大学讲师苏满也是个o迷,入坑时间比苏月明晚了很多,至于她的游戏水平,套用一句付健打直播时看见那些匪夷所思的操作便会脱口而出的口头禅。

    “真会卖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