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2 混元天珠
    几个呼吸,当一切恢复原样之后,聂老以是气喘吁吁,嘴角流出黑色血迹,显然以是身中剧毒。

    “聂爷爷,您快坐下来休息”看到聂老口流黑色血迹,祁云说话的同时,扶着聂老慢慢的席地而坐。

    “没用了爷爷自知以是命不久矣,趁现在还能开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聂老将手一摆,以是看破生死:“爷爷一生最遗憾的就是将你带大,却没能将自己的全部绝学传授与你,现在想来为时已晚,短时间里,那些高深武技如果没有我亲自教导的话,怕只会弄巧成拙,所以,现在只能传你这套保命手段”

    说话的同时,聂老面露不甘:“你听好了,平步追风术,使于自然,虽说没有固定步法,但必须掌握风之气息,使得身心合一,虚无飘渺,一切随心所至”

    一炷香的时间,聂老将平步追风术功法口诀倾心而出。

    “对了还有一事”聂老在说话的同时,褶皱的老手轻轻一挥,一盏古朴陈旧的油灯离奇显现,与之同时,还有七枚指甲大小,微微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石头。

    “想必你也知道,此绿地乃是爷爷运用无上法力所化,等我走后,绿地怕会自动消失,所以,这偷天七幻灯就放在这里,每隔七日,你放入一枚金晶石,可保绿地七七四十九日不失,在这段时间里,你要勤学苦练追风武技,直到偷天七幻灯燃尽,能练到何种地步,就看你造化了,咳咳咳”

    “聂爷爷,您快别说话了,您到底拿了那人什么东西,赶紧还给他,咱保命要紧。”不等聂老说完,祁云突然想到外面那个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怪物所说的话。

    “拿你当老夫是什么那种偷鸡摸狗之鼠辈”一听此话,聂老双瞳一瞪,急度生气,不过只一瞬间,又恢复平静:“好了孩子,你还太小,并不知道世间桀贪骜诈,先不说那老东西有没有解药,就是有,爷爷也不会祈求怜悯,苟活于世,因为有些东西远比性命重要”

    “比性命还重要您刚才不是说只有生存还是硬道理。”祁云一时懵懂,不等聂老说完,便急忙道。

    “呵呵个人性命纵然重要,但要是与亿万生灵相比,却是可怜渺小,甚至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什么亿万生灵都可怜渺小不值一提”一听此话,祁云瞪大着双眼,着实惊个不轻。

    “不错怕是亿万生灵都不足以形容,甚至危害到整个齐源大陆,掀起阵阵腥风血雨”

    “危害整个齐源大陆,掀起阵阵腥风血雨那那到底什么东西,竟有这般魔力”祁云狠狠咽下一口口水,直视眼前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老人。

    想在这十多年里,聂爷爷除了打猎与睡觉之外,剩下的时间,几乎都与自己相伴,二人除了自己的身事之外,可谓是无话不说,无所不谈。

    然而今天,让他做梦都想不到的是,眼前这个慈祥年迈的老者,身上竟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可以颠覆整个齐源大陆,掀起阵阵腥风血雨的东西。

    “这是真的吗真的会有能让使整个齐源大陆陷入腥风血雨的东西吗”带着疑惑,祁云更为细致的盯着眼着这个陪伴自己十多年的老人。

    一瞬间,当他看到聂老面露严肃,他相信这是真的,外面那个怪人所说的东西非同小可。

    “哼什么东西你看好了”说话的同时,聂老精神一振,大手一伸,手中平空出现一枚珠子,更离奇的是当聂老将手撤离,此珠不但没有落地,竟定在空中,自主旋转起来,由原本指甲大小瞬间长到龙眼一般。

    “这”

    就在枚珠子刚刚出现的一刹那,祁云瞬间大睁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如果是个活物,可腾空而起,他还能够理解,可这偏偏是一枚珠子,没有翅膀,没有呼吸,它除了可以发光以外,分明就一固体。

    可就是这一圆形固体,竟由小变大,平地而起,定在空中,打破世间自然常理

    带着所有的疑问,祁云更为细致打量眼前这枚神奇的珠子,发现此珠像石非石,似玉非玉,其中散发着柔和的自然光泽,光芒虽不耀眼,但却具有神圣之感,尤其是这光珠当中,泛起旋风般的水墨波纹,黑白相间,首尾相连,一圈接着一圈,一环套着一环,看得久子,仿佛就会陷入进去,无法自拔

    “宝贝这绝对是个宝贝”看到这里,祁云舔了舔嘴唇,心想如果要是将此珠流落世间的话,定是招风揽火,弄不好,怕是都会引起国战。

    不过就仅凭这枚神奇珠子,就能给整个齐源大陆掀起腥风血雨,甚至伤到亿万生灵,祁云还是不能相信。

    “你可别小看这枚珠子,它可不是普通的宝贝”看着祁云眼中泛起疑惑,聂老面露不屑道:“此珠名曰混元天珠,乃是齐源大陆第一大帝,混元邪帝之物”

    “什么齐源大陆第一大帝之物”听到这里,祁云的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又是一大口口水狠狠咽在肚里。

    “不错就是齐源大陆第一大帝混元邪帝。”看着祁云震惊的表情,聂老接着道:“百年前,混元邪帝凭借此珠闯仙道,入魔窟,弑妖孽,踏兽族,七进七出,无人能挡,睥睨万物”

    “这么厉害那后来呢这混元天珠怎么会落到聂爷爷手里”听到这里,祁云精神在振奋的同时,更是满腹疑问。

    “后来”聂老摇了摇头,可惜可叹道:“唉后来,混元邪帝自以天下无敌,无人能比,竟以一身之力争战上天,挑衅众仙”

    “什么争战上天挑衅众仙”听到此话,祁云更为震惊,他这一惊,非同小可。

    争战上天,挑衅众仙是什么意思,分明就是不把任何事物放在眼里,就等于与这世间万物为敌,这哪里是还是个人,分明就是神,不就算是神,怕是都不敢争战苍天,挑衅众仙。

    “那混元邪帝成功了吗”

    “成功怎么可能虽说混元邪帝被称齐源大陆第一大帝,但毕竟是一介凡人,只要是一介凡人就不可能撼动苍天,更别说争战众仙了”说话的同时,聂老望向远方,好似勾起他久远记忆。

    “百年前,就在混元邪帝功战上苍那刻起,引起各界无数高手前来窥视,当然,也包括老夫在内”

    说到这里,聂老脸上带着自嘲:“可惜的是,在我们这些自认不凡的各界术士,竟无一个能看破其中缘由,最后,大家只能看见一道极其耀眼的紫色光芒横空而降,之后就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影像,瞬间,对就是那么一瞬间,当那道紫光一闪而过后,除了这混元天珠从天而降之外,天空恢复原样,就像是从未发生,而混元邪帝也跟着无影无踪,大家都知道,一代邪帝以是凶多吉少,被那道紫色神雷给劈得魂飞魄散了”

    “死了混元邪帝让那道紫色闪电给劈死了”一听到混元邪帝被劈的魂飞魄散之后,祁云内心就仿佛烟消雨散的飞灰,兴奋的情绪一扫而空。

    “是的,死了”聂老肯定道:“不过,虽说混元邪帝以去,但他所留下的东西,却是非同小可,绝对是每个修道者梦寐所求的盖世宝物,所以就算爷爷拼了老命也不能让它流落恶人之手。”看着祁云低头沉默,聂老接着道。

    “那聂爷爷,既然此珠能够危害世间,您为何不将他给毁了,省得让那些邪恶之徒所惦记”

    “毁连上苍神雷都无法毁灭的东西,凭借爷爷这点微弱的本事怎能毁得了”不等祁云说完,聂老以是面带自嘲,埋头苦笑道。

    “好了时间有限,爷爷之所以与你提起此珠与它的来历,就是让你知道这混元天珠非同小可,决不能让它落入邪魔之手,否则,整个齐源大陆将会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灾难。”

    “云儿知道”看着聂老庄重的表情,祁云在说话的同时,更是铿锵有声。

    “嗯知道就好,现在爷爷就将这混元天珠交付与你,你要记住,在你没有自保能力的时候,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怀有此珠,哪怕是你最亲近的人,都不可透露半分,否则天下大乱,悔之晚矣”

    “聂爷爷”听到这里,祁云并没有去接混元天珠,更没有为得到盖世之宝而惊喜,而是心如刀绞,两行热泪夺眶而出,他知道,眼前这个老人能将世上最宝贵的东西交与自己,定是风烛残年,命不久已

    “咳咳傻孩子不要难过,其实死亡对爷爷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看着祁云伤心悲泣,聂老面露慈祥道:“你可知道为了这混元天珠,爷爷隐姓埋名几十载,东躲西藏数十年,如今我这把老骨头真的躲不起了,也藏不动了,所以,死亡对爷爷来讲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只是苦了你这小小年纪就身付如此重担,不过,你大可放心,料想那些为了这混元天珠而疯狂的邪恶之徒们,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这天下第一至宝混元天珠会藏在世人手里”

    说到此处,聂老拍了拍祁云的肩膀:“好了,不说了,趁着爷爷还有几分力气,我去将那老东西引开,不过你要记住,一会不管发生什么,千万不要出声,那老东西可是狡猾的很,如果让他知道此处另有他人的话,别说是七七四十几日,就是四十九年他都会靠在这里”

    话落,不等祁云开口,聂老突然站起,紧接着,整个身体仿佛离弦之箭一般,嗖的一声,朝着外面那道鬼影直射而去
为您推荐